[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3)

五十三


城市的另一头,邱非跟在苏沐橙身后在堪萨斯塔里匆匆穿行。

他凝视着前方女子摇晃的马尾尖,临走前陶总长的话被他顶在舌尖一遍遍咂摸,微微发苦。


管辖整片属地的男人似乎从来都不端起他本该有的架子,散了会他叫住邱非细细问了他愿不愿意、有没有需要、从未正式上过前线会不会害怕……最终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了句好样的。

邱非脑袋一热,恍然间想起他憧憬的那个人来。


那时他刚觉醒入学,对自己新鲜的能力视若珍宝,毫不在乎身体承不承受得住地折磨自己的屏障与图景,课上练习比谁都要拼命,总是憋着一口劲要做侦查得最远的那个人。

可有天赋并非没有天花板,他能够全力张开屏障到不可思议的大小,也更容易一时间没能绷紧神经而过载昏倒。幸而生活老师及时发现了莽撞的少年,赶紧将他送去疏导向导手里预备挨上一顿训——邱非醒来却看见的是一弯带笑的嘴角。

“醒了啊?感觉怎么样?”那人嘴唇张张合合。

邱非眯了眯眼,再睁开来一切重归清晰,而面前的人与他心心念念的军功照重合无差。

他惊慌无措爬起身来,差点要鞠躬:“叶秋前辈?!”

叶秋有点讶异,两下按住了他:“哦……你好啊,邱非是吧,听说你最后一次考核把屏障拉了五百米?好样的。”

生活老师在外面急得跺脚,谁让他夸人了!

“要是想申大陆记录,那挺好的,但对实战效果有多大呢?有这样的毅力其实可以做到更多事情,对吧。”还没等邱非面露欣喜,他却又淡淡说了句,低下头,摆弄起自己手上的器械来,“好啦,给你疏导好了,回吧,老师还门口等着呢,你可吓死人家了。”

他说话莫名令人不自觉信服,邱非回过神来已经跟着老师回到宿舍,然后便突然从魔怔中醒来了。

——他在跟谁较劲呢,有什么意义呢。

后来学院分配实习,他拿了城外巡查还不够,跑去揽了谁也不愿意的中央塔杂役,做完本职便去疏导处蹲着,叶秋看他有意思,时不时会指导他一招半式,给他些哨兵自我管理的建议,偶尔也解答解答青春烦恼。

但哨兵祸乱突然来袭,叶秋很快忙得没了踪影,邱非有点遗憾,可事情解决了见他重回疏导处,又矛盾地觉得小小中央塔确实不该是他的天地。

直至一纸通缉令发下。


“总长,关于叶秋前辈……”

陶轩正领着他走上长长梯级去领外出证件与装备,闻声惊异地回头:“怎么了吗?”

邱非一时有些动摇,但陶轩之前言辞恳切,他隐隐觉得值得信任,终于还是开了口:”前辈的事情究竟是……?我……一直很崇拜他,如果可以,还是希望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知道的,当时整个塔都知道他有个小粉丝了,他也跟我提过你,说是个好苗子。”陶轩笑了笑,又垂下了眼睛,“其实这次安排你和沐橙一起,也考虑到了这个方面。”

邱非一惊。

他们正走到研发部的楼层,陶轩脚步顿了顿,似是在考量什么,然后他朝邱非招招手:“晚点再办手续吧,来。”

他刷开了研发部的门禁。

“有的事情说来话长,也没怎么跟外人提起过,突然讲起,小邱不要嫌我啰嗦了。”陶轩径直走在前面,话音柔和,脊背却透着一股奇异的冷硬。

“我和叶秋——现在该叫他叶修了,还有沐橙的哥哥,当初一起进的军校,在去报名的路上就认识了。”陶轩低声说,“去了发现要是住宿舍,沐橙就没人照顾,最后变成我们三个人一起带着她去外面住,日子过得糙了点狼狈了点,但就跟一家人……也没什么区别。”

他说起这些来,有一些恍神,绷紧的后背都松弛了少许。

叶修是逃家出来的,苏家兄妹没有双亲,他觉醒稍晚,是三人里的大哥,好歹存了一点之前做小本买卖攒下的钱——也算是对得起这个名号,但总而言之日子并不好过。

可是三人在一起,身后还有需要荫蔽的小女孩,居然变得天不怕地不怕起来。

叶修和苏沐秋能力了得,做了假哨向证在周末跑出去出任务赚钱,暑假更是栽在外地难得着家,他也试过,但的确不够厉害,颓丧一阵后开始挖空心思倒卖起魔兽副产品,竟也做得有声有色。

只是苏沐橙放假却见不到兄长,为此还偷偷掉过眼泪,陶轩发现了赶紧弄来几台破破烂烂的通讯机,他体能不够好,但脑子活络,挺能钻研,硬是鼓捣出了私人的一条线路,每逢周末四人便连线谈天说地,迢迢千里也阻隔不了欢声笑语。

一切都为了给最小的妹妹一个像模像样的家。

邱非听着,心中惊异之外也直犯嘀咕,照这么说那苏沐秋也该是和叶修一般的人物,可为何他从未听说过?

“为了赚得多一点,他们两人大多分开出任务,没想到沐秋在一次任务里过了载。”陶轩像是读了心般,他缓缓道,“因为是假证,并没有真的登记联网,找起来很困难,发现时候已经太晚,没能挺过来,就那么陷入了井里。”

邱非看不见的暗影里,他的手微微发抖。

少了一个人的家终归也要继续支撑,年轻的向导二人正共同写着共感力对哨兵影响的论文,巨震之下依然心比天高,总觉得井绝不会是不治之症,坚决不愿放弃苏沐秋,把他带了回来安置在哨兵之家里,可随之而来是绵延不断的花费,家里剩余的钱甚至都不允许他们颓丧多一天。

偷听到两人盘算账目的女孩仿佛一夜间长大,像是害怕被抛弃般,悄悄早起做好了早饭才去上学,而两个年长一些的少年沉默地喝着粥,将更重的责任扛上了肩膀。

“后来沐橙觉醒、魔兽来袭,我们都被赶上战场,谁也顾不上谁,他们实战更多些,我则偏重后勤研究。”陶轩径直走向走廊尽头的房间,他释放出精神触角,门禁无声开启,邱非惊得退了一步。

陶轩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眼里掠过一丝自得的光亮,一瞬间不像那个沉稳威严的总长,而恍若他话里意气风发的少年。

“吓着你了吧?这也算是共感力应用的一种探索,将接收源植入微生物,使用特定的共感力刺激它伸展而接通信号,能当个密码锁使。不过只在研发部试用,还没有推广出去呢。”他大略解释了下,重新背过身去,领着邱非走进办公室,又开了一道门禁。

“后来好不容易兽潮过去,生活归于正轨,我们终于有时间来试着琢磨能不能救回沐秋。”

苏沐秋尚未与人结为搭档,没有作为参考的图景,而叶修当初把自己当哨兵使,两人鲜少同步回家,苏沐秋的疏导全靠陶轩在做,只有他才最熟悉挚友的图景。可陶轩共感水平普通,做不到改写图景,只能出谋划策,跟叶修一起回忆苏沐秋的图景是什么样子,由他来进行修补。

数年光阴就这么过去,叶修依旧四处跑着出任务补贴家用,苏沐橙战后重回学校,毕业后叶修便带着她一起走南闯北,而陶轩一步步学会熟练斡旋于技术与资本之间,踏入中央塔做起了公务员。

难得相聚之时他们才能一起修补苏沐秋的图景,可是交流会出错、回忆会偏差,久而久之两人都有了错觉——他们真的记得苏沐秋的图景吗?

“这么多年过去,我们几乎都要绝望了,终于有一天有了转机,叶修试着修补完图景之后他醒了过来,但是——”

他的尾音不自已地颤抖起来,伸手推开了门。

“他发狂了。”

邱非怔愣在他身后,一年前席卷嘉世的狂化哨兵重现他的脑海,他终于明白陶轩为什么讲了这么多毫不相干的往事。

隐约的猜测浮现在心底,但他不太敢相信。

陶轩没有开灯,小小病房浮在月色里,中间安静地躺着一个青年。他的眉眼的确和苏沐橙有几分相似,却毫无生气,本就苍白的皮肤在月光下好似微微透明,更加不似人类。

”当时情况危急,我们束手无策,叶修干脆对他的精神加了压,将他重新推回了井里。“他强压着语气说,“那之后他拒绝再研究这件事,也不再出任务了,反而申请进了塔,做起了疏导向导。”

陶轩的面庞沉在黑暗里,邱非看不清他的神色。

“后来我也会想,他是那时候就钻进牛角尖了吗?”他喃喃道,“后来哨兵的事情爆发了,他还跟着研究药物,我一直没有怀疑过他,但后来检测出来他改写过别人图景的证据……我也不得不正视事实了,也许他有苦衷、他被人迷惑,但证据就是证据。”

他长长叹了口气:“我知道的大概就是这样,你一定自己心里自有决断了。谈起旧事难免有点多愁善感,真是没个总长模样,抱歉啊,小邱。”

“没有。”邱非凝视着床上沉睡的青年,一时不知如何接话,“我……我明白了,谢谢总长。”

“说这么多,其实也是希望这次堪萨斯一行你和沐橙互相多多照看照看,可能她始终在我心里就是个小姑娘,我实在是放不下心。”陶轩轻轻笑了,回身朝向邱非,拍了拍他的肩膀。

“后来几年她跟叶修更亲些,也许有的话都不会对我说了,有时候也真怕她走岔路。”一片夜色里他直直望着邱非,眼神温和,却好似深不见底,“大哥不好当哪。”

邱非倏地抬起了眼,他明白了陶轩的意思,挣扎的话语在舌尖打了个转,却又被他吞了下去。

“好的,总长。”


谢谢还在追文的大家哈啾咪!!

评论(8)
热度(64)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