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4)

五十四


“小邱?”

邱非恍然醒过神来,苏沐橙正拿着签字表格,侧头望着他,眼神温柔:“怎么了,是不是这两天太累了?”

纵使陶轩话里她好似依然是个天真稚气的小姑娘,但邱非明白不是的。她是十四岁便走上战场的人,是嘉世头号的枪炮师,是最优秀的辅助者,是值得信赖的前辈……

“抱歉,苏前辈。”他低声道歉,上前一步接过了苏沐橙手里的表格,略扫了一眼调配注意事项之后刷刷签了自己的名字,“我们还有手续需要办吗?”

“没了,去哨兵之家稍微休息下吧。”苏沐橙交回了表格,领着他向外走去,“用不着这么严肃,你叫我沐橙姐就好嘛。”

邱非咳了声,有点不好意思:“……好的,沐橙姐——可我们今天不用支援么?”

“白天不用了,昨晚守城军趁着大部分魔兽没醒,偷袭歼灭了一批,现在压力小了很多,大家也都需要休息,下午我们再去报到。”苏沐橙俏皮地眨眨眼睛,“你太拼命了呀小邱。”

邱非沉默不语,他可能太过焦躁了,听闻两大边境主城的药雨无效之后便一直心神不宁,似乎他们一定要马上赶到、马上加入战局才能扭转局势。

“其实我们最大的作用也不在于战斗力上的助益,只凭我们二人,顶多抵上四五个守城军的能力吧,并不能翻得了盘。”

苏沐橙轻声道,她带着他走过塔背后的大街,路上行人稀稀拉拉,仅有的几人也匆匆穿行,遇见相熟的人便停下来交头接耳面露忧色。

然而交头接耳于哨兵二人而言,跟不遮不掩也没什么区别。

“你听说了吧?那天那个药雨是假的!”

“假的?我说怎么守城军还没有动静呢!”另一人惊异道,“不是,我说这什么啊?临到关头了还假药贪污哪?千山城那群人是不是魔兽不打到家门口根本不着急,咱们到底还是不是嘉世的人?”

“嘘,小声点,也不算是假的,我听说这就是当初哨兵那次那种,但现在的魔兽呀,这药,管不住了!”男子窃窃道,浑不知身边两个哨兵听了个一清二楚,“我听人说不知道是不是报应!当初兽潮不是把魔兽给毒傻了嘛,有人说是当初产生的抗药性……”

苏沐橙与邱非对视一眼,心说这人情报还挺通。

“这……真的假的,是不是太没谱了?”那人讷讷道,“唉,但……真没效了可怎么办?守城军还能不能守得住啊……你家口粮还多吗?撑得住不?”

“……别提了。”

他们乍一抬头瞥见了正朝他们走来的苏沐橙与邱非,愣一片刻后眼神一变,惊喜地叫出声来:“苏沐橙?!”

苏沐橙赶紧笑眯眯伸手比了个嘘,她用口型说:别担心。

那二人大约反应过来哨兵五感之下他们的对话无所遁形,无措地尴尬了片刻,终于还是回应她以笨拙的笑容。

但无论如何,他们面上的愁容消散了些许。

“我们与其说能帮到很大的忙,倒不如说……是给予人一点安全感。”二人远去了,苏沐橙才轻声道,“药雨失效必然会引起恐慌,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守城军,都急需让他们知道自己还没被抛弃,中央塔会尽全力采取措施守护他们。”

她顿了顿,又说:”尽管兽潮规模太大,即使中央塔支援,也是场长久的恶战。如果可以的话,投入大规模杀伤性的武器,或者找到发狂的源头加以控制,这样才能比较迅速地控制局面,但无论哪种,研发所都是很关键的存在。”

苏沐橙叹了口气,但很快恢复了平日里的模样,她并未看见身旁的邱非凝视着她,欲言又止。

“我们在前线尽力就好。”她手握着衣兜里的小小通讯器,微笑着说。


稍作休整之后二人赶向军部报到,倦怠而绝望的守城军见了他们俱是精神一振,邱非挺直了腰背向他们一一致意,他全身紧绷着,跟在苏沐橙身后,像一个坚定的守卫。

夜幕初临,而军部灯火通明,疲倦了数天的军部高层重打精神,指挥处的长桌上铺起巨大的堪萨斯地图。地图上细细标满了现有魔兽的大致分布与能够作为掩体的地形和村庄,苏沐橙深知不同类型魔兽的弱点,邱非知道如何发掘同龄哨向的潜力,二人协力之下,新的战略布置渐渐初具雏形。

而新一轮的战役也即刻开始了。


城中的退役哨向被召回加入军部,实战成绩合格的三年级学生也被号召走出学校,与守城军一起担起巡查的工作,再加之药雨之后魔兽数量被一波偷袭削减,风雨飘摇中的堪萨斯城终于有了些许喘息的空间,多出的储备战力由苏沐橙与邱非带队,被鹰载着分批飞向城郊的村庄,开始对兽群密度较低的地区进行主动扫荡。

而不擅于实战的学生大多回了家,部分脑子活络的则被塞入一贯冷清的研究所——此前整个嘉世的研发工作几乎都集权在中央塔,地方塔的研究所在层层克扣之下往往经费短缺、人手不足,年迈的所长对着一群天马行空的孩子手足无措又欣喜若狂,领着学生们在实验室间手把手地教学。

而由都城而来的鹰载来了第一波补给,陆路被封的边城终于有了制空能力,原本因为药雨失效而陷入惊惶的市民领到了份额更多的粮草,又在街头巷尾的闲聊间知晓了支援的到来,民心稍稍安定,而城内新开辟的耕地也在料峭的春寒间发起了第一茬芽。

一切开始慢慢变好。



草长莺飞的初春就这么到来了。

安文逸与罗辑前脚接后脚自研究所飞奔出来,他们穿着衬衫与毛线背心,背着斜肩挎包,与其他鱼贯而出的学生别无二致。

“昧光!学霸!——哎学霸你跑这么快干嘛!今天那个实验我想请教一下,你怎么会考虑到魔兽的智力……”

同窗还在身后呼唤,可罗辑已经跑没了影。

“从没见过学霸放学走这么快……”那人悻悻嘟囔道,“哦问那个名字很奇怪的人也行……啊?啥?安小手也跑了?”


而在他看不见的远处巷弄里,平日看似毫无交集的罗昧光与安小手竟一前一后熟稔地掠进了兴欣旅店的后门。

“罗辑,小安?!”陈果今日不执勤,她忙站起来,朝楼上的两人招呼了一嗓子,又朝他们迎去,“怎么这么急?有什么成果了吗?”

二人扶着膝盖低喘了片刻,慢慢走近了她,罗辑掏出一沓检验报告递过来,安文逸沉声道:“我们检测出了结果,捕捉到的城外魔兽样本智力的确解锁了。”

陈果倒吸了一口冷气,叶修与蓝河正从楼上奔下来,二人也一瞬间凝在了梯级上。

“所长也知道了,他很震惊。”罗辑说,“事态严重,他说会马上报告塔,这个消息应该不用多久会传到中央塔去,我们两个的身份稳当吗?万一查下来会不会牵扯到你?”

“放心,你们就是我三舅的侄子和小叔的儿子,学籍都做好了,老师也打点好了,你是之前病了没来得及入学,小安是叛逆少年心醉研究觉得学制不合理所以一直逃学,知道的吧,按之前编好的设定说就行,不要担心。”陈果摆摆手。

严肃时刻的凝重忽然被打破了,蓝河没忍住笑出了声。

自打新战略启动,罗辑和安文逸便被陈果假作学生安排进了研究所,两人都斯文而严谨,一个月间便融入得毫无障碍,甚至成为班级里两大学霸,面上还好似竞争激烈死不往来——不过包那个子死缠烂打想要和罗辑同进同出,惨遭陈果点着半长的头发拒绝,只能被安排出城打怪,好不凄凉。

“……我没想到,你们的假身份原来这么有戏。”叶修感叹,“说回来吧,现在老板娘联络下大家告知一下这个结果好了,这个问题……小安你们有没有找到解锁的原因?”

“应该是药物作用,我们取了不同分布区域的不同魔兽样本,当年锁死智力的药物的有效成分都已经检测不到了,如果是变异不应该这么大规模。”安文逸说,“药雨的成分不知能不能请要到?一种可能性是药雨里的某种成分导致了当年的药物失效。”

“可以问问沐橙。”叶修拿起通讯器,向苏沐橙的移动终端发起简讯。

“但我们带回小家伙的时候是药雨之前,它也一直都在室内没有淋到药雨不是吗?”蓝河皱眉道。

罗辑点头:“是的,所以我们只是提出了药雨导致的这种可能性,但觉得它可能性不太大,如果能拿到成分,就可以检验看能不能确定排除掉——也可以请没降药雨的城市也做这样的实验,如果那些城市的魔兽同样如此,我想最大的可能性……恐怕是跟狂化本身有关,或是更前一点的什么因素,毕竟你也提到过,之前接触的任务里,魔兽就已经变得有些不一样。”

一切终于还是回到了未知来源的狂化上,他们再度陷入了僵局,可牵扯越发多的事件让他们都隐隐不安起来。


BTW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baozi变成了敏感词笑疯

评论(4)
热度(65)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