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5)

·狂跑剧情,主角又下线了(。)下章回来!对了会有一点陶→伞意味,只是单向


五十五


数天后的嘉世塔里,陶轩的手抖得几乎握不住那份检测报告,他强压住颤抖的手拨出那个熟悉的号码,却依然无人接听。

研发部在新药雨的研究上举步维艰,而他的旧合作伙伴早已失联数日,这之前的通讯里那人还胸有成竹地安慰着他——上次的药一定是成分配比出了点小问题,接下来他会全力研发出对应的解药以投放给全境魔兽,尽管放心。

但自那以后,他再也联系不上那自称蓝白晶的神秘学者。

他换了个号码拨了过去。

“刘皓?我是陶轩。不是问你经营状况,来不及在乎了,蓝白晶骗了我们,他恐怕在药里偷偷加了成分,把兽群的智力解锁了,现在魔兽究竟是不是因为这个狂化我们都不清楚,更别说针对性地研发解药。”他拍着桌子怒喝,“谁做的成分审核?让他滚来研发部!还有,蓝白晶这个人到底是谁?!”


通话另一端的刘皓额角有冷汗落下。

蓝白晶究竟是谁?

是他们在学术论坛上巧遇的魔兽学家,是研究方向恰巧在于驯化魔兽的同道之人,是跟他们一同踏上这条独木舟的合作伙伴……

在他与陶轩的计划开始之前,刘皓也并非没有调查过这个人的背景,他的档案看起来干净清白,永远只醉心学术,一根筋地栽在自己的研究里,不在乎名利也不很在乎钱,要求与他们分红不过是为了支撑自己的私人研究所,他和陶轩甚至私下里抱怨这人太轴,最后各方都确认好的配比还要实验数次才肯放手。

所以那根本不是老学究在死钻牛角尖,不过是他要偷偷往已经研发好的药物里加上自己的成分而进行的实验罢了!

刘皓咬咬牙关:“明白,我一定挖出这人是谁来!”

电话那端的陶轩用力深呼吸了几次,终于稍微冷静下来,他稳住了声线,好似恢复了平日的无所不能:“调查是一回事,但蓝白晶已经跑路,现在控制住局面才最紧要,你那边还有储备的魔兽吗?”

“还有。”刘皓迟疑道,“您怎么想?”

“安排新旧成分做一下对比,看能不能分离解锁智力的药物,投放给实验魔兽看看,注意全程控制住魔兽,能监控各项指标找出异常时刻最好。”陶轩沉声道,“我们的药物这么多次实验下来应该是有保障的,也做过剂量测试,不该导致狂化,一定是蓝白晶的那部分成分出了问题,这么全天候观察试验品,分析一下狂化成因,也许有路可走。”

“好。”


陶轩疲惫地挂了通讯。

他完全是强压住惊惧在和刘皓讲话,实际早已被焦虑紧紧攫住胸膛,过呼吸到四肢发麻,挂掉电话之后,他躺在转椅上平复许久才好不容易找回手指的知觉。

事态已经一发不可收拾,远超出他开始这个计划的预想,甚至比当初哨兵狂化事件更加脱离控制。当初还有叶修帮忙研发,对,叶修,叶修呢?他要是回来,不一定没有出路!

苏沐橙不可能真的不知道他在哪,但小妹妹的心在后来的几年里莫名其妙朝向了叶修,无法突破。那邱非能按照他的期望去做吗?那孩子心思赤诚,他是否能狠下心向他提供叶修出现的情报?或者能否在见面之时指责叶修,让他涌起一点对苏沐秋的愧疚而回来?或者是否可能由于邱非说出了这件事,能使苏沐橙对叶修不救哥哥这件事心怀芥蒂而回心转意?他毫无把握。

倒不如说,当初的事情叶修到底有没有愧疚过他都不知道。 

陶轩鬼使神差地走进安置苏沐秋的小房间,他凝望着床上沉睡的青年,手指堪堪伸出又迅速缩回,焦躁到干涸的心脏好似忽地被雨润泽般,重新舒展着跳动起来,他想——不行,他还没能治好苏沐秋,为了让嘉世拥有绝对强权的努力也只是暂时走岔了路,他还要再坚持下去。

可下一瞬他转而愤然起来,叶修总是如此,无论是对于苏沐秋还是对于嘉世,他似乎一向都没有多么挂心,他能迅速将好不容易醒来的苏沐秋推回去,也能轻易地放弃两人多年的努力,后来也对希望的星火毫无所动,只留他一人苦苦坚持。

旧事像引了一攒火的陈年报纸,腾地将胸口经年积郁的不合点燃。


他的共感力不够强,当初只能尽力向叶修描摹苏沐秋的图景,也只能全心信赖着叶修。修补图景的全程他不敢干扰,每次都只能在监控室里如履薄冰,而最后的那次,他亲眼看着监控里的青年醒转、躁狂到痛苦捂头到再度昏迷,而当他拔腿狂奔而至,却只见叶修额上遍布汗水,而苏沐秋一如既往地沉睡,毫无生气。

叶修只垂着头抽了一根烟,烟雾缭绕间他看不清他的眼睛,只听见他干涩的声音:“老陶,对不起。”

陶轩不可置信地交替望着他与病床上的人,握着通讯器的手一松,曾经将四人亲昵相连的小小机器落地而碎。

罅隙自此而生。

叶修坚决不愿再继续,于是只剩了他一人上下求索。而改写图景终究不合法令,他自己共感不强无法亲力亲为,而全大陆共感能与叶修比肩的另三人与他与苏沐秋都毫无瓜葛,想必不会接受他的求助,一时间几乎陷入死局。他和叶修谈过数次都不欢而散,家里气氛日益阴沉,连苏沐橙都缩在学校不太敢回家。

但陶轩已经顾不上她了。

当时嘉世中央塔正翻天覆地,前任总长遇刺,主使未名,原本互相制衡的中央塔高层一夕间轰然崩塌,互相指摘推脱,内斗得一塌糊涂,陶轩的研发所无人在意,反倒让他有余裕抽丝剥茧,硬是拿技术手段挖出了刺客的精神向导留下的足迹。

他原想摸清究竟是哪方势力下了手,未来能作为把柄,在前路莫测的中央塔里留自己一条后路,未曾想一路到底揪出了意图通敌的内应,事情性质大变,他自毫无存在感的研发所长一跃而升至战略总督,而新任总长的提名也有了他一席之地。

研发所终于迎来了受重视的一天,人才流入、资金充足,半停的研究重新启动,有实力的研究员也加入队伍,陶轩终于不需要再亲自把控每一个项目,别的心思便在好不容易得来的喘息间悄然生长。

最初会走上研究道路不过是因为共感力不足让他鲜少有实战的机会,他当然有所不甘,学生时代便畅想过研究针对向导共感的放大器,而此刻终于心有余力,与叶修的僵局也已经持续了数月——

他秘密地捡起了当年在学校做了一半便宣告失败的共感放大器。

一旦成功,每个向导配备仪器后的共感都足以影响他人,叶修的神话便不再无可取代,人人也许都会有走上前线的自由,而在公开之前佐以向导自我实现的舆论引导,应该足以争取人心,让研究所的地位彻底稳固。

更重要的是,倘若成功,于他而言,还能拥有修补苏沐秋图景的自由。


那像是多米洛骨牌里倒下的第一块牌。


他轻轻坐下了,手最终还是伸了出去,他的指尖挨着苏沐秋微凉的手指,像碰触珍视的宝石,而后他抬手启动了旁边的仪器,闭上眼睛张开了精神触角。

床上沉睡的青年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眼里掠过一丝狂躁,又迅速失了神采。











评论(4)
热度(44)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