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7)

五十七


熹微的晨光落上眼皮,浅眠里的蓝河皱了皱眉头,伸手一挡,虚虚眯起眼睛——却又被身边的人一把揽进了怀里。

“醒了?”叶修咕哝了声,问是这么问,他反倒一副没有醒透的模样,手臂紧了紧,将他更圈得靠近了一些。

蓝河唔了声,他被抱得太紧,脸颊紧贴着叶修的,暖热的体温烘得他有一点不自在,可稍微挣动了下,被牵拉的肌肉便泛起微妙的酸痛来。

昨晚折腾得有点太过了!

令人羞耻的记忆回笼,他们自第一次后便迎来马不停蹄的奔波与操劳,纵使陈果安排之下能同床共枕,严峻局势之下的睡前话题也常围绕战事,没什么闲情逸致做到最后过,可昨日叶修不知被真名的事情扯到了哪根筋,情动之下数日里按捺的感情终于泄了闸。

夜色里的喘息与亲吻在意乱情迷间顺理成章,可此刻一在青天白日下的脑海里曝晒——

蓝河沉默着将脑袋埋进了枕头,只留下半边红透的耳朵尖。

身边的人打了个呵欠,像是彻底醒了,他一醒来便看见蓝河鸵鸟似的释放自我,笑眯眯地一手撑脸看着他:“小远同志?怎么,清醒了害羞了?”

“……别这么叫……”蓝河半边脸蒙在被子里,虚弱地示威,“我要叫你叶秋了。”

“那不行,我弟不便宜坏了。”

叶修笑了,凑过去隔着被子贴住他的嘴唇,两人以被子为界蹬着脚打闹起来,蓝河被他压在身下,蒙在被子里模糊不清地笑:“你都没跟我说过你弟,不怕我不知道?”

叶修愣了一愣,方才想起确实没有向蓝河解释过始末,再一个拐弯想起了昨夜他的话来,便放开被窝里被制住的人,躺回了他身旁:“哦,还惦记着昨晚说的呢?”

蓝河闷声坦承:“……一直都挺惦记的。”

如此想来,他也许是有很多事情没有跟蓝河讲过——实际他也闹不清蓝河到底从外界、从蓝雨内部了解了他多少,只感觉两人交流起来意外地顺畅,也许不少事情他都知道,特意提起往事倒也显奇怪,便就这么过去了。

“那你想知道什么?”他干脆掏出菜单般提起问来,“尽管问嘛,哥很大方的。”

“……”蓝河无语了片刻,还真认真思考起来,“嗯……好像我知道的是不少——哦,陶轩,我只知道你们似乎关系曾经很好……但详细的呢?可以讲讲吗。”


这倒并不出叶修所料,兽潮结束之后采访他的记者踏破门槛,他的大多过往早已被曝光在公众视野下,只是为了让苏沐橙少受影响,关于家的部分他大多缄口不谈——陶轩又与他职能不同,中央塔之外,并没太多人明了他们间的联系。

“是曾经的朋友。”他说,“是当初我不堪家里的繁文缛节离家出走,刚来到嘉世交到的第一个朋友。”

蓝河有点意外,他能猜到陶轩与叶修关系匪浅,但没有想到渊源如此久远。

“他年纪大些,在军校里照顾我们很多——哦,当时一起认识的还有沐橙和她哥哥沐秋。后来为了能照顾沐橙我们放弃宿舍出来租了间屋子,不过有了要照顾的人,日子就变得很有奔头,成天和沐秋到处出任务也不嫌累,因为沐橙还需要我们撑着。”叶修轻声说。

“但好景不长,沐秋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陷入了井。我和老陶都难以接受就这么让他走,觉得绝非不治之症,一定能有办法……只是兽潮来袭,一时顾不上他,直至战后有了时间也有了一点特权,老陶才辟了个单间出来,好试试看能不能救他回来。”

当初试探还在假装老农民的叶修时的招数忽地回溯进脑海,他想起叶修当时罕见的愤怒,还有后来他曾问自己——你也有想救回来的人吗?

“我、我……当初……抱歉。”他未曾想过那时假装过载以试探叶修会戳到他陈年的伤疤,一时有些难受,“我不该装过载的。”

叶修笑了笑,一指顶上他额头:“哦,那时候我确实挺生气的。”

蓝河捂在被子里,嘴唇张张合合,许久才干涩地问出声来:“那……你们当时接下那些向导修复图景的请求,也是为了?”

“有这个原因,也有考虑到这种技术一旦能够实现……更多的人可以免受失去至亲至爱的痛苦。”他低声道,“沐秋刚走时我们都不好过,无论沐橙、老陶还是我,都像在一场梦里。我原以为老陶是我们中最大的,他也许能看开得快一些,但也没有,他和沐橙差不多,很长一阵子都相信不了这件事。”

“而那时候看到那些向导,他们也是一样的,那是一样的状态,经历过的人能够理解,你也能够吧?上次我问你,你也有朋友掉入了井里。”

那终究与失去挚爱是不一样的,但蓝河缓缓地点点头。

“但……没能成功吗?否则现在应该……应该在你们身边吧。”

叶修沉默了许久,才摇了摇头。

”对,没能。“


叩门声不合时宜地响起,陈果有些赧然地在外面问:“叶修,小蓝,你们起了吗?呃那什么……沐橙昨晚发通讯说今天中午安排了哈德林村的扫荡工作,刚好身份证送过来了,你们方不方——”

蓝河一跃而起,脸臊得通红:“方方方便!老板娘稍等啊,我马上叫叶修别赖床了!”

被惊吓清退的肌肉酸痛迅速回馈而来,他龇牙咧嘴地捂住后腰,一回头便见叶修侧躺在床头,一手支着脑袋,笑意盈盈地挑了挑眉毛,拿口型问他:“哦?”



二人风驰电掣般收拾得当,拿好叶修的新身份准备出门了,陈果倒比他俩都操心,忧心忡忡地翻看他们的行囊:“够吗?小蓝还要不要向导素?还有通讯器不带吗?我怎么联系你们?”

“老板娘你这话说得,这不是有我吗。”叶修倚在门口,无奈而好笑,“通讯器不了吧,被其他人看见,不方便。”

“也是,行,去吧,要小心啊。”陈果叹了口气,“有事让绝色回来报信吧,我家烟霞不适合报信,可真是愁死我了……”

陈果的精神向导是匹小马,急行军时还能给她代代步,要通风报信则目标太大,自诩坐拥兴欣情报中心,却反而在传递线报上没什么优势,她早已为之犯愁许久。

“没事,找老魏吧。”

“我哪能使唤得动他!”陈果怒道,“前几天连个装备都不肯卖我,说没合适的了!”

叶修和蓝河对视一眼,默默将老魏正悄悄给她四处寻觅最新款手炮的八卦咽了下去。

“也许是惊喜吧。”蓝河在精神链接里喟叹道。

“老魏啊,老魏——行,老板娘,走了啊。”

叶修啧啧地摇着头,朝蓝河一招手,两人并肩跨出大门,向着后备军营的方向走去。



陈果下午也有执勤任务,她倚在门边目送两人拐过街角,便赶紧转回店里,草草用了午饭便紧锣密鼓地穿戴装备调试手炮,从军的一套规则严谨而细致,她已经随心所欲了数年,一时捡起那些调试方法来,竟还有一些生疏。

她一面翻着前几天发的小册子一面按部就班地检查每个部件的状况,忽地通讯器尖声响起,她惊慌起身去接,手炮没了承托轰然落地,陈果心中痛呼:我的炮!

但来不及检查手炮了,通讯器的名录上赫然写着苏沐橙。

“你好?”陈果沉声接了通讯,她不敢直接唤苏沐橙的名字,担心是有人误操作。

“果果,我是沐橙!”苏沐橙急切的声音自电波那段传来,“叶修小蓝出发了吗?!”

“已经出发很久了,你放心。”陈果笑道,可忽然她回过味来,他们二人早该到军营了,可听苏沐橙的话音并未成功会合,“——等等,你那边怎么了?!”

“茂山战况不利,中央塔临时调配我过去支援,之前一直占线讨论战况,我没办法给你们发通讯。”苏沐橙深吸了口气,“所以现在是由小邱在带扫荡小队,我不知道暴露没有,果果能不能联络上他们,让他俩赶紧撤退?”

陈果倒吸了一口冷气。


评论(6)
热度(68)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