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8)

五十八



蓝河被裹在军营门口挨挨挤挤的人群里,东张西望。

他神色带着新兵特有的好奇与活力,在身周已经轮值了数月有余的老油条间显得格外显眼,不片刻便有人向他搭话了:“小兄弟,新来的?”

“哎,对,大哥你好,我这……咳咳,前阵兽潮刚来的时候被魔兽给伤着了,躺了俩月才好,这才赶紧想来帮大家点忙呢。”他憨厚地笑了笑,一面咳嗽一面摸摸怀里掏出一根烟来奉过去,“大哥怎么称呼啊?我叫许小远。”

对方有些意外于这个新人的上道,接过烟又被对方献了个火,很快便卸下防备跟他攀谈起来,不多久他便和身边的人混了个脸熟。

他营造的形象是脑子有些木的热情新人,姓王的热心大哥在好不容易把入伍指南给他捋得清清楚楚之后赶紧溜了,他对着对方远去的背影谢了又谢,朝着办事处的方向走去,正碰见叶修自里面出来。

两人视线相撞片刻,又迅速错开来,仿佛素不相识。

但他看得见叶修眼底一闪而逝的笑意。


喧哗渐歇,后备军逐个入营集合分组,蓝河裹在人群里顺利过了门禁,一进去他便故技重施地张望起来,见人便抓着询问是否和自己是否一个小队,对方显然被这么唐突的人吓到,几乎每一个都摆摆手后沉默离去——直到他终于看见了通过门禁进来的叶修。

“兄弟!”他像之前一样热情地迎了上去,眼底却游过一尾狡黠的光,“兄弟你好,请问你是C小队的吗?我这刚来……弄不清该怎么办!”

叶修眼睛弯了一瞬,神情又很快冷了下去,只沉默着看了他一眼,平淡地嗯了声:“好巧,我也是新来的。”

“是吗!没想到还有人一起,好像没那么怕了,兄弟你怎么这时候才入伍啊?”蓝河欣喜地惊呼道,热情地揽着他朝着C小队的集合方向走去,“我看咱们是有缘……”

他们隐入人群里,很快便像水滴汇入大海,再看不出与身边的人有什么不同。


“都顺利吗?”蓝河在精神链接里问他。

“没问题。你看到沐橙了吗?”叶修回道,“老板娘之前说分队队长这种时候一般都会做个小动员什么的,莫非来早了?”

蓝河皱皱眉头张望了圈,的确没见着苏沐橙的身影,他拽着叶修朝C小队的队伍靠近了,再度摆出了那副热情如火的姿态:“兄弟你好——”

“你兄弟有点多啊。”叶修在链接那端笑他。

蓝河狠狠一握他的胳膊,面色倒是如常:“是这样兄弟,我们俩这都是第一天来,不太熟悉规矩,想请问下今天咱们是不是苏女神带队哪?”

那人乐了:“嚯,朝着女神来咱们小队的吧?”

蓝河赧然笑着垂下了头:“可不是吗,多难得啊!听说分到C队我可开心坏了,兄弟你真懂。”

“不过今天你得失望了。”那人扭头看了看四下,没见着人才道,“听说苏沐橙紧急支援茂山去了,今天临时改为另一个直属哨兵带队——叫什么来着?好像叫邱什么……”

“是邱非。”叶修在链接那一端沉声道,“沐橙没来得及通知?蓝,我们撤。”

蓝河应声做出了失望的模样,应付了那人两句,借口上厕所拉着叶修便走,可下一刻,陌生的青年声音在队伍前端响起。

“各位好,我是邱非,今天由我带领C队前往哈德林村,现在请各位迅速集合,二纵队排开,一分钟后报数。”

“说来就来啊,得了兄弟,别这么讲究,到村里荒山野岭的随便找个地不就解决了吗!”刚才搭话的那人幸灾乐祸地拍拍蓝河肩膀,”村里人都躲地下去了,放心吧,没小姑娘看你放水。“


蓝河脊背冰凉,来不及反应大哥的调侃了,电光火石间他与叶修对视一眼,轻轻一按叶修手臂让他不要回头,然后转过身去望向队伍前端的看台——

那是个看起来跟乔一帆差不多大的哨兵,他扫视了一圈队伍里的众人,而后抬手示意报数开始。明明年纪轻轻,却神情沉着处事老成,蓝河尚不知他与叶修的具体渊源,这一眼却凭空觉出几分相似来。

“应该是他没错,还没注意到我。”蓝河转回身来,在链接里低声道,“你要不先撤?他不一定认识我,你一个人走目标也没那么大。”

报数声此起彼伏,如海潮般迫近他们,与蓝河搭话的大哥也已列队站好,没谁再在看他俩,正是仅剩的撤退时机。

叶修迅速作了决断,他握了握蓝河的手便放开来,侧身朝着旁边的小队避去。

可蓝河忽然自嘈杂的周遭里听出了一点微妙的不同来——那是向着他们而来的脚步声,稳重坚定、毫无犹疑,蓝河心道不好,一回头去,视线正撞上一米开外邱非的眼睛。

邱非一怔,他走近来拍了拍蓝河的肩膀:“你好,请归队站好报数。”

他们二人为了稳妥都做了轻度的易容,蓝河一时间分不清他是认出了还是没有认出,可邱非的手在他肩上多放了片刻,他心跳一个咯噔,握住邱非的手便犯起浑来:“是,报数十八号!请问苏队长今天不来了吗?我特别崇拜——”

邱非神情复杂地瞥了他一眼,眼光沉沉,蓝河霎时间明白他知道了。

他抽出了被蓝河握住的手,近到鼻尖一嗅,又迅速抬眼朝着叶修离去的方向望去。蓝河神色一变想拦,邱非却抬手按下他的手臂,微妙的压迫感传递而来,他又抬眼看了蓝河一次,而后朝着叶修的方向疾步走去。

蓝河意图跟上的脚步滞了滞,他悄然四顾,周围的人都正若有似无地注意着这边的异动,他不可能跟邱非在这里打起来。

“快出去。”蓝河急急向叶修那头传讯,“邱非闻出了你的向导素味道,正在找你!”

“他没有为难你?”

蓝河怔了怔:“没有。”

那边沉默了片刻,然后他看见茫茫人群中踏出来一个人,蓝河呼吸一紧。

邱非的动作凝滞了片刻,他握拳的手指紧了紧,终于还是继续朝着那边走去,然后面色如常地向着叶修一点头。

“您好。”蓝河敏锐地听见他用了敬称,心思一动,“C队的队员请归队吧。”

叶修直视着邱非的眼睛,淡淡一笑:“好的,新来的,找错了队,真不好意思。”


这场小风波起承转合都莫名其妙,周遭的人皆是一头雾水,但平息得也十分迅速,邱非召人归队后便回到台前动员,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了下去,倒也没有太多人注意到他们。

二十人的扫荡小队就这么顺利开拔了。



每一次行动都是随机的新分组,队伍里相熟的人不多,鹰上一路无话,众人都默默地打着盹,邱非也并未再找他们的麻烦。

蓝河倒是在链接里问清了叶修当初的渊源,大约明白了当时邱非的反应,心里悄悄燃起了一簇希望的火花。

“他看起来很尊敬你。”蓝河问,“当时是因为这个你觉得可以策反他吗?”

“倒也不是,邱非这孩子有股正直的倔劲,也挺有自己的想法。我估计他要是觉得我做错了事,就算当初敬重过我,现在也不会反水的。”叶修笑笑,“不过现在也挺有意思,老陶居然没给他灌迷魂汤?这可说不通。”

“也许对着你比较收敛,不过他看我的时候眼神有些怀疑,感觉也不是全信我们打算包庇,也许那边还是对他说了点什么……”蓝河思索片刻,“听你这么说感觉是个挺有责任心的人,也许会觉得任务为重,其他的之后再说。”

“像他会干的事。”

鹰翩然落地,众人依照邱非的指令分为三队四散开来。哈德林村已经全面进入地下掩蔽状态,只有少量魔兽在其间游荡,邱非将不同职业的哨向组合并制定了作战计划,训练有素的小队穿行在长满荒草的村落里,很快便将村内的魔兽一扫而空。

“各位辛苦了,我们继续向外扫荡。一队向东,二队向西,三队村内待命,三十分钟回村交班一次,各队需要帮助时放出信号弹,三队会前往支援。行动!”

两个小队迅速分散开来,而留守的三队得以休息。主要任务已经完成,众人显然心情轻松了许多,在喝水补给之间谈笑起来。

叶修和蓝河也身在其间,二人对视一眼,隐约有所预感。

恰在此时,村落深处传来一声魔兽的怒吼,邱非警觉起身,拍了拍他们两人的肩膀:“果然还有漏网之鱼——二位跟我走,其他人原地待命,看到橘色信号弹请迅速过来支援。”

“是!”众人应道。

邱非淡漠的眼神扫过他们二人,漆黑的眼睛里似有风云翻滚。

“走吧。”他轻声说,剩下的两个字只余下气音,“前辈。”


评论(8)
热度(55)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