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6)

·弃疗了,反正应该要写很长,早期掉线就掉线吧,笑仔替老叶打卡

·可能以后要修文orz



那两人却并未跟他多解释什么,只对视一眼又摆摆手带过了话题,问起了这次魔兽大型入侵的事情。这事本也打算跟塔里报告,两个中央塔直属的哨向又刚好问起,蓝河不自觉就正襟危坐起来。

待他细细讲完来龙去脉,喻文州皱起眉头:“这和那个……”

黄少天飞快接过话茬:“空积城附近那个对吗?”

喻文州点点头,对迷惑的蓝河解释道:“前两天巡游那边的时候,听说有居民打猎时候发现一小群魔兽聚集在一起,过一两个小时又慢慢走回巢穴,不过因为并没有进入城市,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所以虽然那人报告给了塔,也没人去详细调查。”

蓝河面色严肃起来:“是的,真的很像,我也想过如果我不攻击它们,它们是不是也会像那些魔兽一样什么都不做。但魔兽有这种习性吗?这算什么……自发迁徙?”

“以前从没听说过啊。”黄少天摇头,又伸手拍了拍蓝河的肩膀,“也许是变异,也有可能是什么我们不了解的状况,不过无论如何你报告的情况我们记下来了,马上就去跟中央塔联络报告上去,谢谢你啦!这次辛苦了!”

蓝河飘飘然地摸着自己开过光的肩膀,连珠炮回应着不辛苦没关系应该的谢谢黄少谢谢喻队,把追问那个叶修到底是谁早抛到了脑后。


待到他想起这回事已经是傍晚,仔细一想蓝河更加感觉奇怪,为什么他们一副自己是该认识那人的样子?

他闭眼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自己这么些年来接触过的人,印象里名字接近的也只有嘉世的传说大神叶秋了,但叶秋谁人不晓呢,他也只是听说过而已啊……他们想问的不是他吧。

叶……修?

蓝河又努力思索了一遍,依然无果,大概是喻队黄少搞错了什么,他确实是不认识这么一号人。

倒是这次遇见的事情紧接着占据了他的思维,魔兽异常的行为模式似乎比起之前更加安全无害,难道是它们在朝着于人类有益的方向变异?然而千百年来化解不去的这二者间的矛盾,会有这么简单就弱化下去吗?会不会是有什么隐藏的目的?

自觉这问题想下去就不会有尽头,蓝河忍不住嘲笑自己瞎操心,他起身来翻包裹想确认装备齐全就出去晃晃,却在包裹的角落意外地翻到一包风干兔肉。

蓝河翻来覆去掂量这包玩意,他有装这种干粮吗……倒不如说,城里这种食材不多,他之前根本就不怎么吃兔子啊。


“你再给我打三十只兔子回来没准我就想起来了。”


有人懒洋洋带着笑意的声音突然回响于脑海,是君莫笑塞的?

蓝河愣了愣,心脏一软,不由得笑出声来,明明看起来只是烦人又爱贪小便宜的农民大哥,倒是有意外的一面。他又低头看了看明显裹得仓促的小纸包,越发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 拆了纸撕了一溜兔肉放进嘴里,还挺好吃。

不知道那人现在怎么样?出任务的村落离他家不远,不过这群魔兽应该都被自己引走了,那边应该没受什么影响,希望他好好的。

等到再去,就给他打兔子吧。



而真正给他塞兔子的那位正顺着墙根潜行。

浣熊本不该这么早出来的,但它一路上蹭车被人发现赶下去了两次,今天已经是出来的第三天,它从没出来这么久过,一想到叶修说要走,更是急着把先前偷的书还了赶紧蹭个车回家去,生怕叶修瞒着它跑了。

还好夜幕已经降临,虽然有些勉强,但它还是决定小心行动,争取还书偷书一气呵成再赶最晚那班马车,连夜蹭回去。

它沿着无人的小巷墙根一路小跑,路过一个窗下却突然刹住了脚步,它吸了吸鼻子,转头朝着小窗望去。

是那个人?

浣熊低头望了望不远处的图书馆,又抬头看看窗子,如此反复两三次后终于还是抵挡不住,刺溜一声蹿上了窗台。

果然是那个叫蓝河的哨兵。他温和好说话,他带的鸡仔饼很好吃,他来之后叶修会不自觉地露出笑来,他是为数不多能给无聊农户带来新鲜空气的人。它很喜欢他,它知道叶修也挺喜欢他,不然叶修怎么会想要给他包兔子——虽然最后他犹豫半天也没塞进去,还不如一只浣熊有用——但是叶修的身份要瞒着他,所以笑笑也不能出来跟他玩。

浣熊扒着玻璃,哀哀地叫了一声。

它却没料到门都开了一半的蓝河警惕地回头,朝它厉声喊道:“谁!”

浣熊吓得一个激灵,咚地一声摔下窗台,它屁股摔痛都来不及舔舔,又连滚带爬一溜烟朝着图书馆方向逃去。

背街的小巷重归寂静,只剩冲过来推开窗子的蓝河在朦胧夜色里四顾茫然。

反倒是他身后传来几声急促的脚步,不片刻黄少天推开了他虚掩着的门:“小蓝?刚刚是你在喊吗?”

“啊……是我,黄少不好意思。”蓝河收回目光,尴尬又困惑地望向黄少天,“刚刚听到窗外面有什么奇怪的叫声,可冲过来看什么都没看到,只好像听到什么掉在地上的声音。”

黄少天皱了皱眉,他也走过来看了看窗台,又俯身看了看楼下,便摆摆手朝着蓝河笑道:“确实没什么,是不是老鼠?哎你可能出差不如我们多啊,溪山城的老鼠特别大你知道吗一个顶仨呢!你要是有点不习惯就过来换个临街的,这边冷清老鼠怕是也多。”

蓝河摸摸头,不好意思地笑了:“不不不,我可能就是这两天……有点神经紧绷!现在知道就好了,哪用得着换房间啊,谢谢黄少。”

黄少天笑嘻嘻地跟他告别,还说哪天戳个溪山城老鼠给他展览展览,一出蓝河房间他却转身出了哨兵之家,隐匿气息朝着那条小巷走去。

他直直走向蓝河房间的下方,蹲下身细细查看墙面地面,而后谨慎地捻起了地上的一根毛发。


评论(7)
热度(121)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