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7)

·哦豁,老叶隔空掉马

·啊一直忘了说!!有背景板式(?)喻黄出没请注意_(:з」∠)_



再一次与黄少天见面已是截然不同的气氛。

哨兵之家的隔离室里蓝河与那两人相对而坐,他本来是来做哨兵例行疏导的,进门却被黄少天拉着坐下,还锁了门,而此时黄少天面色严肃地望着他:“小蓝,今天还有一些问题想问问你,咱们蓝雨人关上门说事,也不是什么官方的问话,所以有什么想说的你都不必顾虑太多。”

蓝河根本状况外:“等等,什么?”

“其实还是上次的问题,你确定不认识一个叫叶修的人吗?”喻文州问道。

“我真的不认识。”蓝河困惑道,“喻队,你们上次问我我回去也仔细想了,确实没有印象接触过叫这个的人。”

蓝河想了想又开口:“呃,总不是指的那个叶秋大神吧,那个我当然听说过……”

面前两人苦笑了一下,喻文州又道:“还是要你实际认识的。那你有没有接触过不熟悉的向导?”

蓝河皱了皱眉,一瞬间君莫笑给他描摹出的那个向导姑娘闪现在他脑海,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有一个可能是……前段时间我有一次疏忽,出任务的时候信息过载晕倒了,那时候似乎有一个向导帮我做了疏导,但醒来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黄少天明显面色轻松了几分,他追问:“你怎么知道是向导?”

“醒来的时候精神图景很平静,所以应该是向导帮了我吧?毕竟哨兵自己没有这种恢复能力。”

不知为何,蓝河还不太想说出君莫笑来。大概觉得那人不过是个普通人,掺和了救他这件事已经十分“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倘若说了,恐怕还要被卷进更大的事情里,这不应该。

如果日后蓝雨真的需要更多叶修的信息,他可以自己去问君莫笑,而不是此刻把他抛出去,将接踵而至的所有麻烦一并塞给他。

“疏导的过程你也没有印象吗?比如昏迷的时候做了梦什么的,梦里面有没有对对方精神向导的印象?”

“没有……那次过载很严重,所以完全没有意识了。”这是实话。

黄少天理解地点点头:“那具体是在哪里你还记得吗?”

蓝河在地图上给他们圈了当初他晕倒的魔兽巢穴,对面的两人点点头又对视了一眼,约莫是在两人精神链接里达成了什么沟通,喻文州这才朝他解释道:“是这样的,你这次昏迷的时候,因为怕你是因为精神过载晕倒,我擅自给你做了疏导,结果在你的精神图景里发现了一点熟人的痕迹。”

蓝河心思一转,熟人?看这阵仗,倒是更像是什么嫌疑人。

“是那个叶修的?”

“对。”

“她是……”蓝河欲言又止,挑选半天言辞才再开口,“做了什么让人在意的事情吗?”

“其实嘉世在通缉他。”

蓝河倒吸一口气:“什么?!”

喻文州朝他笑了笑:“虽然说是被通缉的人,但你也不用担心,疏导的时候我检查过了,他确实只是帮了你一把,你的精神世界没有异状。”

蓝河一瞬间竟没反应过来喻文州意思,明白过来之后他愣住:怎么回事,他根本就没想过那个人会害他。

而惊讶的成分里,竟然不解和担心占的是多数。

他觉得自己真是有哪里不对了,赶紧收敛了心神,朝着喻文州放松一笑:“啊,那就好,谢谢喻队。不过她是因为什么被通缉?毕竟她还救了我……”

感觉是个好人。这句他最终没说出来。

喻文州望向窗外,若有所思,他最终模糊地回答:“似乎是嘉世那边的内部纠纷,但具体是怎么回事不太清楚,毕竟属地之间原则是互不干涉内务,我们也不好打听太多,只是恰巧碰到你这个情况,有点在意。”

蓝河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虽说是这样,但外逃的通缉犯完全可以上报联盟,进行全大陆范围的通缉,而看喻文州的意思,这件事还只局限在嘉世范围之内,莫非真是内部派系之争而不好拿到台面上来?

而且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感觉喻文州也完全没有要帮嘉世的打算。

喻文州转回头来,朝他温和地笑笑:“不瞒你说,他其实是我们一个老朋友,现在打听他还真不是要帮嘉世,没这个必要。如果你以后还能碰到他,希望你能联系我们。”

蓝河吓了一跳,喻文州简直会读心,不愧是蓝雨向导精英小队的队长。

“好的喻队。不过你们有她的档案什么的吗?毕竟我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他倒是真心想知道。

黄少天不知想起什么,噗嗤一乐:“我手头只有早年的了,不过还在空积城那边,等会联络一下让小卢去拿一趟传送过来吧,不过现在他可没这么生嫩了你随便参考一下哈哈哈哈。”

黄少你这么说一个姑娘是不是不太好啊!蓝河腹诽。

不过黄少天这么一笑倒是把凝滞的气氛笑得轻松了下来,两人又跟他寒暄了几句,便说回去给人发联络,起身要走,走前黄少天给了他联系方式,还热切邀请他以后来空积城玩。

蓝河感觉自己要晕过去了,啊偶像他这么好!

“出任务过去就找我们呗,只要我们没去巡游都可以!哎我跟你说,空积城好吃的可多了,来了带你喝老火靓汤,还有附近浣熊特别多,有时候餐馆里都看得到一两只溜进来的偷汤喝!你喜欢浣熊吗?”

蓝河被黄少天跳跃的思维搞得一头雾水:“啊?啊??浣熊?其实我没见过活的来着……大概挺可爱的?”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是吗!那下次一定带你看看。”


走出哨兵之家的黄少天松了一口气,开口就如连珠炮:“文州,我觉得他应该说的是真的,事情来龙去脉都合理,我们试探他的时候他反应都很正常,应该是真的没有见过他们。”

喻文州点了点头:“确实,挑不出不自然的地方。”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不太希望他真的和老叶有什么关系,现在这个结果我还觉得挺轻松的。”黄少天叹了口气,“看他资料是个很尽职尽责的哨兵,感觉也没有什么城府。”

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什么都没说。

沉默弥漫片刻,喻文州轻声问:“少天,你接触过这些,嘉世上报通缉给联盟的话,多久可以过审?”

“像他这种情况倒算不上紧急,证据齐全审核顺利的话不出一周出联盟通缉令。”黄少天皱皱眉头,“我只是想不到嘉世真会拿得出证据,这……你信那是老叶干的吗?”

见喻文州摇头,黄少天闭了闭眼:“我也不信,但到底是怎么回事?倒是真想抓着他问个清楚,可又不知道他到底跑哪去了。”

“去蓝河说的那个地方看看吧,如果能赶在通缉令出来之前找到叶修……也许可以不至于到那一步。”


而收到传送过来的资料的蓝河正呆若木鸡。

这份档案已经是十年前的了,去他妈的好看、马尾、手挺漂亮、比他矮半个头、带个手炮的姑娘,上面的少年青涩稚嫩,笑得朝气张扬,但再多的时间也磨不去那五官轮廓,那张脸分明就是——

“君莫笑!!!”


08 Apr 2017
 
评论(16)
 
热度(136)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