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8)


吼是吼了,可蓝河其实此刻气得很没有实感,不片刻就消了些,他低头去仔细看档案,一看名字他又愣了:叶秋。

这怎么可能?黄少搞错了吧?

他拽着最后一丝希望拨了个通讯给黄少天,巡游哨向就是好,有移动的联络终端,对方迅速接了:“喂,小蓝啊有什么事吗?”

“黄少你好,你发给我的档案是……叶秋大神的?是不是发错了?”

通话那边滞了滞,黄少天干笑了两声:“哎,没办法,他只能掉马了。”

蓝河莫名其妙:“啊?”

“虽然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现在这个事情知道的人还不太多,小蓝你暂时也就不要往外说了——其实叶秋就是叶修,不过早年间他偷跑来军校的时候拿了他弟的身份证,他们双胞胎嘛,技术不够发达也没查出来,结果这名字就这么用下来了,直到他后来被嘉世通缉之后才发现一抓就是他弟,这才知道……”

蓝河脑子轰鸣一声之后只剩一片空白,黄少天后面的话都化作不确切的片段自耳边掠过,只剩下那句“叶秋就是叶修”在脑海中回响。

叶秋就是叶修,叶修就是混蛋君莫笑,叶秋就是……君莫笑。

我是在做梦吗?蓝河恍惚得都赶不及生气,他掐了掐自己的脸,是痛的。可做梦的跳跃度怕是都赶不上今天份的人生吧?

可是这也太不真实了。


这片大陆上谁不知道叶秋呢,联盟第一能打向导,哨兵见了都要绕着走。

十来年前的荣耀大陆正处一片混乱之中,人类与魔兽的僵持战还未告一段落,人类内部的争斗又起一波,一边要抵抗魔兽入侵,一边大大小小的属地之间还要为了资源与土地明争暗斗,人类节节败退之下清醒的人开始行动,几个较大的属地联合起来组成大陆一区,临时合作,资源共享。

那就是现在覆盖全大陆的荣耀联盟前身。

当年牵头联合的人被载入史册,而后来那些活跃在前线的强大哨向都成为了流传的神话,其中之一,就是嘉世的叶秋。

可能纵观历史都没有这么能蹦跶的向导了。

他的疏导水平自不用说,共感力也强得吓人,起初他只是负责在前线隐蔽监视哨兵的屏障水平,时刻注意控制他们的屏障,以保护哨兵不在混乱的战场上信息过载。如此接近前线的向导本就不多,而他真正扬名则是一场胶着恶战里的擅自行动——在稳住大量哨兵的屏障的同时,竟然大范围张开自己的共感力干扰敌方思维,敌方一小片哨兵登时溃不成军,己方这才趁机撕出一条缺口,打破了僵局。

以共感影响思维的事情不是没有向导干过,但基本都是一对一,而如此大范围地发散共感,一次性干扰数十个的,前所未见。

如此一战成名,之后针对他的袭击自然少不了,可军校磨练出来的他体能也不似一般向导偏弱,除了五感不如哨兵敏锐,游击战斗吃亏之外,真要近身打起来,一杆却邪出手,敢说包能赢叶秋的哨兵真没几个。再加之叶秋军校时期就出了名的脑子灵光鬼点子多,偷袭者大多倒被他给耍得铩羽而归。

起初一区总部接到战果的时候还不敢置信,数次调查之后才敢确定立功,到了后来都被他折腾得渐渐习惯了。

——叶秋又拿头等功了?正常。

——叶秋又不按规矩来了?算了,毕竟人家胡来得也是有理有据,硕果累累。

长此以往,一个向导,竟被叫出了斗神这么杀气腾腾的名号,也是独属他的一份荣誉了。

不过再往后,魔兽败退,联盟成立,整个大陆渐渐归为一片和平,叶秋也被拉回嘉世中央塔当疏导公务员,好些年都不再有他兴风作浪的传说。

而蓝河一年前再听到他的消息,却是联盟著名八卦小报称嘉世出现大量哨兵无差别攻击,中央塔疏导者叶秋被列为重要嫌疑人后顶风出逃,被嘉世全境通缉。

嘉世有哨兵会无法控制自己发动无差别攻击这事已经有一定传播度,而后者则是惊天大新闻了。有人震惊,有人唏嘘,有人质疑,更有人直指这么大的事情嘉世竟不敢上报联盟通缉是否有猫腻,但最终八卦只是八卦,嘉世从头到尾都未曾发声,甚至对叶秋的通缉令都贴了又撤,到最后反倒只是像报纸强造噱头吸引人气的一场炒作。

而蓝河此刻才终于得见其间一点真相。


待到回过神来,他竟已经踏上去叶修家方向的小火车,但脑回路跟不上找位置这么复杂的要求,他杵在过道里发愣,身后有挑着杂货的大叔拿扁担戳他:“哎小伙子走不走了。”

真是身体比谁都诚实。蓝河清醒过来,尴尬地道歉,他赶紧找好座位坐定了,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放空旅客般托着脸,看窗外的溪山城站一点点倒退,直到目不可及。

不知心底哪根弦终于被扯住,他突然后知后觉地生气起来。

那个君莫笑!

最一开始不敢随便相信人就算了,可后来断断续续来往半年多,他蓝河看起来就是那么信不过的人吗?

还编出什么好看、马尾、手挺漂亮、比他矮半个头、带个手炮的姑娘,还拿出姑娘包扎之后忘带上的手帕糊弄他——对,为什么他几乎没有怀疑过君莫笑,就是因为这条帕子。

蓝河不傻,当初他不是没有想过君莫笑就是那个人,但对方对他的试探毫不避讳甚至嗤之以鼻,还去收了条晾在窗口的小花边手帕给他:“以为哥是傻的吗,看不出来你觉着我是个向导,想什么呢,要是个向导我还种地干啥?喏,人家给你包了伤口之后落下的,信了没?”

他当初想君莫笑屋里一点女性存在的痕迹都没有,哪来的花边手帕?临时撒谎也不能这么道具齐全吧。

也是信了你的邪。

到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气的究竟是什么——是叶修从未信任过他,是叶修编出了这样一个人骗得他满世界团团转,还是……

蓝河摸了摸行囊,在里面攥住了那块手帕,心底忽地一涩。

其实叶修又凭什么把一切都告诉他呢。


10 Apr 2017
 
评论(11)
 
热度(147)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