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12)

十二


蓝河醒来一阵恍惚,认识这么久,他不是没有在叶修这里过过夜,而此刻似乎和那些从这张床上醒来的早晨别无二致——除了他光裸的身体。

他慢慢起身来环视房间,叶修不知什么时候起来的,床上已经整个换了一套,院子里简陋的衣架上飘着还透着水色的床单被套,灶上搁着热气腾腾的粥,一碟花生米放在桌上。

只有叶修不知去哪了,但也就像他以前借住的早上醒来也经常发现叶修出门挑水去了一样,一切都很自然。

是一场梦吗?蓝河穿衣服前尴尬地打量自己的身体,干干净净,没有吻痕,一切都仿佛毫无痕迹……直到他伸手来碰到自己的嘴唇,有轻微的肿痛。

蓝河怔了怔,粗重的喘息与迷乱的亲吻唰地涌上来冲了他一脑袋,他尴尬得像碰了火似地缩回手来,两下套上衣服起来解决早饭。

一切都折腾完毕了叶修也没有回来,蓝河这才迟钝地意识到这恐怕是他的一种体贴。

这样也好,他其实也没想好要怎么面对叶修,这样为了需要而做的情况其实也没有什么再见面的必要,徒显尴尬罢了。

——就当是做了个梦吧。

他叹了口气,起身来拿上行囊,又环顾了一圈屋子,才沉默地走了出去。


蓝河前脚刚走,后脚笑笑就灰溜溜地被牵着绳子,满不情愿地迈进了小院。

黄少天四顾这个不起眼的小院:“老叶就住这地方?这也太破了吧他立志要当深山老农了么,嗯?笑笑,你诓我们呢吧?”

浣熊被拴得已经觉得毫无尊严,听黄少天这么一说,更是觉得它都卖主了还要被人质疑,气得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放声哀嚎起来,生生哼出了七弯十八拐的委屈。

黄少天举手投降:“行行行别哼了,真住这里?那老叶呢?”

喻文州顺了两把浣熊的毛,走上前去敲门:“叶神?”

无人应声,黄少天又开始质疑它:“到底是不是啊,你给我们带到一个没人住的屋子也是这效果,真要是你家的话,要不你给我们开个门?”

笑笑很有底气,扭头咬咬缠得乱七八糟的牵引绳,黄少天给它解开了,它立马熟练地从门下叶修给它留的洞钻了进去,不片刻就把门弄开了,高高兴兴地把客人迎了进去。

两人自大开的门洞里已经差不多看光了这一室简陋的陈设,他们对视一眼,心情复杂地跟着浣熊走了进去。

这就是曾名扬大陆的第一向导现在的家。


他们这一群人一起上的联盟军校,只是年级有差别,但那个混乱的年代又有什么很成系统的学制呢,三个年级的学生都混在一起上大课、做演习,又一起被提前毕业捞进战场……

从学生时的厮混打闹到战场上的过命交情,一声老朋友大概都说轻了。

所以嘉世的通缉令流出,把他说成那段时间大规模哨兵失控的根源,指控他在疏导哨兵的时候蓄意改写对方精神图景的时候他们没一个人信,这根本不是叶秋做得出来的事情。

叶秋做人一股子修仙味儿,做事倒是执着而有原则,干扰敌方哨兵思维的事情他是干得很多,但从未改造过对方的精神图景,甚至违抗过战事吃紧时候上级让他潜入敌后改造敌方哨兵精神图景的要求。

改造不同于干扰,对向导的共感力要求很高,当时能达到要求的的不过区区几人,叶秋是其中最强的,被选中做这件事无可非议。但改造对对方的精神影响不可逆,一旦改写了对方世界里作为寄托的东西,极易可能引发狂化甚至死亡。

叶秋当时坚持对方也是人类,战争中正当对垒有牺牲是正常的,但这样的渠道与投毒无异,况且狂化的敌方哨兵恐怕也是对己方的一大威胁,真这么做了,产生的大量狂化哨兵对整个大陆都是未知的危险,如此才说服了上级。

在那时看来似乎有些不懂变通、不知战事冷暖,但近十年后的嘉世动乱证明他是对的。狂化的哨兵失去自我意识,无差别地以他们过人的五感大杀四方,自嘉世的边境小镇慢慢向中心蔓延,犹如小说里的丧尸潮。

那段时间人们都躲在地底提心吊胆,直到几天后嘉世塔紧急研发出阻抗药剂,才终于以一场浩浩荡荡的药雨控制住了局面,研发的功劳也有叶秋一份。

当初事态之严重、应急速度之可圈可点是传遍了整个大陆的,然而后来嘉世却指控是他利用职务之便,改写了那些哨兵的精神世界。

从学生时代就认识叶秋的人是最不服的,指控是叶秋干的,可叶秋图什么呢——想造反吗?他一向都不图权利,退一万步,真要干了还陪着研发解药干嘛呢;想讹钱吗?可整个研发过程就包了他一周食宿再发了一个奖杯一面锦旗和一小笔补贴,事情解决之后顶着乌青眼圈的老叶捧着奖杯挎着锦旗,还被咔嚓照了一张印在报纸上发往全大陆,这么讹钱,怕是傻的。

他们也不是刚毕业的小年轻了,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知道属地内部总有种种不合,叶秋这种性子跟人有摩擦也是难免,但一般这些不合最终都会窝囊地在内部被消化,或是以着曲折的缘由宣之于表,大而化小小而化了。

但以这种理由拎到台面,太过了。大概嘉世自己也很明白,同时证据并不足以过审,最终也只是在嘉世内部通缉而没能提上联盟。

他们当初都松了口气,否则就只能被迫与老友为敌,但最近又有风声说嘉世已经提交联盟通缉的审核资料,当年的前线小组又坐不住了,比如此时的黄少天与喻文州。


他们进房间坐下来,越打量这屋子越替叶修觉得不值,明明是该被供起来吃好喝好的厉害向导,竟然流落到这一步。

所以那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嘉世为什么会提供得出证据?

两人心急火燎地看浣熊给他们表演床上打滚,叶修却迟迟不出现,又不能让浣熊去找他,怕笑笑这个鬼精灵耍他们。正焦灼的时候,两人的移动终端浮夸地一响——一条紧急通知进来了。

两人对视一眼,没来由地心头一跳,他们打开终端一看,那份惊慌具现了起来。

是刚刚下达的联盟通缉令。


26 Apr 2017
 
评论(17)
 
热度(158)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