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15)

*有修一下文


十五


叶修收拾完行李从地下室钻出来,刚一站定便被人自背后悄无声息伸出一把光剑,抵在了他脖颈上。

叶修瞳孔骤然收缩,他下去之前明明在让笑笑守门,怎么放了人进来?不过他迅速感知到两人之间微妙的链接,整个人重新放松下来:是蓝河。

笑笑这个小兔崽子,它也是够信蓝河的。

但……蓝河怎么会回来?

“叶神,别动。”蓝河自背后以手臂与光剑扣锁着他,压低嗓子在他耳边说,“你被捕了。”

叶修心脏轻轻一颤,他笑了:“啊?是吗。”

蓝河被他笑得浑身不自在,虚张声势地把光剑往他喉咙上顶了顶,却谨小慎微着不擦破他一丝油皮:“没错,你不要意图反抗了,我还不想伤——”

下一瞬间天翻地覆,怀中的向导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竟然抬手握住蓝河手腕要把光剑往脖颈上压,蓝河惊得反射性放开手,紧接着就被叶修飞起一脚踢掉了光剑。

蓝河心中警铃大作,神经猛然紧绷,没了剑的制约,叶修灵活地从他手臂间溜走,他赶紧用力空手反制住叶修,却被对方以巧劲一摔,一个重心不稳跌到了床上——叶修这一下角度扭得很大,他手腕都快折了,却生怕叶修真要跑,拼着一股劲执拗地没放开手,结果带着叶修一起摔了下去,摔出了颇为尴尬的姿势。

叶修差点就直接压了上去,还好在最后关头反应了过来,此刻堪堪以一手撑着身体覆在他上方,刘海垂落下来,却挡不住他眼睛里有光。

蓝河怔怔地与他对视了片刻,似是想起了什么,唰地别开眼,脸一下红透到了耳根。

叶修也挪开了眼神,若无其事地爬起身来坐在他身旁:“行了行了,休战,找我什么事?”

蓝河自觉被揭穿得彻底,起身来低声嘟囔:“怎么,你就这么信我不是来抓你的……”

“你之前不也信我一定会救你吗?”叶修低笑,“而且都知道我是谁了还一个人来,打得过哥?”

“……”蓝河噎了,刚刚被卸了武器甩在床上是事实没错,但这人说话怎么就这么气人呢。

“你心软,也干不出来这事。”叶修找补了一句。

蓝河脸又红了,哨兵难道不该心硬如铁、雷厉风行一点吗,他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话。

不知是不是精神链接还残留着,叶修敏锐地察觉了他的情绪:“怎么了?别低落啊,这才是你嘛。”

明明也不是什么到位的安慰,蓝河心底倒是微微一暖,他不好意思地摸摸头,选择跳过这个话题:“你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被联盟通缉了?其实找你就是想问问,嘉世那件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你知道这么多干嘛呢?”叶修垂着眼没看他,“既然你不想抓我,我也快要走了,你看在兔子肉的情分上装作从没有认识过我吧,不然扯上多少麻烦。”

只是兔子肉的情分吗?蓝河有点沮丧,他卡了一下壳,意识到自己又要说那句话了:“嗯……但我们……有昨晚……残留的精神链接。我去做例行疏导的时候被发现了。”

“……”轮到叶修噎住了,“你等一下,都被发现了你怎么过来的?”

“我逃跑了。”蓝河交握着双手,低声说。

他买了去四个方向的车票混淆视听,登上其中一班火车又在半途溜下了车,此后也不敢再像往常一样坐马车,害怕留下线索,只能徒步跋涉过重重密林与条条河流,才来到这里与他相见。

叶修沉默了,许久他才说:“小蓝,你没必要这样。”

“那要怎样?带他们来逮捕你吗?”蓝河有点生气。

“行啊。”

“我不行。”蓝河斩钉截铁道,“叶神……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他执拗地直视着叶修,眼神灼灼,似燃烧的星。


叶修看着他的眼睛,第一次动摇了。他一向独来独往,无论是苏沐橙还是陈果,就算已经帮忙在城里接应笑笑许多次,但她们都还有着嘉世在上面压着,该有正常的生活,不应该被扯进这样的颠沛流离里来。

他也曾经为此推开过蓝河,而此时却已经不太一样。

——他已经跑出来了,已经回不去了,把他留下又怎么样?

蓝河太好揣摩了,只要告诉他一切,对他说谢谢,他一定会留下的。燃烧的星星会一直陪在他身边,漫漫长夜也不用再踽踽独行。

太自私了,叶修想,但是……


“嘉世的事我确实不知情,直到已经大范围扩散开来了我才知道这件事,再之后接触都是为了遏制他们的狂化了。”他低声开口,“谢谢你信我。”

蓝河精神一振。

“当年这件事事后调查了受害哨兵才知道,是因为哨兵的精神图景被人篡改了。他们的精神图景出现了可以强化接收共感的精神异常点,因为东西不大,难以察觉,对图景的破坏也不明显,所以还不至于让哨兵像一般被改写精神图景时候一样狂化,但它可以让大量哨兵一旦接收到共感就会跟着源头的指挥行动,比如无差别去攻击别人——当年很有可能就是这种情况。”

“不过调查起来,这件事情也很奇怪,有人篡改的话,无论怎样都会留下向导素,但抽取了很大的样本我们也没能捕捉到篡改者的向导素,所以才不了了之。”

“当年不了了之了?可后来怎么会通缉了你?”蓝河不解,“这样哪来的证据?”

叶修叹了口气,好问题:“是啊,在嘉世的时候似乎是说只有我能接触这么大批量的哨兵的精神图景,但其实这话很站不住脚。现在就更有意思了,连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拿什么证据提交给了联盟。”

“不过我已经拜托人帮忙打听了,知道具体证据我才能采取进一步行动,所以现在也没有办法跟你好好解释。”

蓝河皱了皱眉:“那……什么时候才能知道?”

“明天。”叶修说,“现在倒也有一点想法,但并不确定。拿到情报之后我也才能搞明白为什么这件事栽给了我,到时候才能跟你解释。”

他狡猾地抛出绝不会被拒绝的问题:“这是我知道的所有情况了,不太明确,这样你也可以等吗?”

蓝河点点头,目光坚定:“我说过了相信你。”

没错,他就是这样的人啊。

叶修沉默了许久,才再次真心实意地轻叹:“谢谢你, 蓝河。”


评论(11)
热度(206)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