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16)

十六


蓝河住进来之后笑笑仿佛过节,一大早它就高兴地在蓝河脚边绕圈,蓝河被它缠得挪不动腿,端着粥碗尴尬道:“叶神,你……让它收敛点?”

“拦不住。”叶修摆摆手,“它喜欢你得要命,现在终于能在你面前晃荡了,所以特别兴奋。”

蓝河茫然:“啊?为啥。”

“可能见的人太少了有点寂寞吧,早年间军校里人多,它就很开心。”叶修低头看着浣熊,蹲下去摸了摸它的头,“到这里来之后,固定会来的也只有你了。”

蓝河有点吃惊:“只有我?”

叶修呵呵一笑:“对,荣幸吗?”

“……”蓝河无言以对,微妙的独一无二感被叶修烦得生生掐灭,他只能干巴巴地道,“呵呵。”


叶修摸完浣熊把它一把拎了起来:“行了,这下能走动了吧,你把柴挪一挪。”

蓝河搁了粥碗回来照做,搬开柴草框就看见那天叶修钻出来的地窖口,他回头看了看叶修,见对方点头,才小心翼翼地攀着窖壁下去。

叶修把浣熊往下一丢,跟着下来了,地窖的盖子落下,一片黑暗里蓝河手足无措。

突然之间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攀上了他的腿,蓝河吓了一大跳才想起来应该是浣熊,果不其然,它没几下就敏捷地爬上了蓝河的肩膀,拿湿漉漉的鼻子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耳朵。

蓝河被蹭得痒痒的,哈哈笑着把它抱到手中,却发现该在身边的另一个人没动静,他疑惑地伸手去探寻他:“叶修?”

“啊,在。”叶修准确地接住了他的手,轻轻一握又放开,往前一探,把他怀里的浣熊给扯了下来,“别怕。”

“谁怕啊?!我知道是笑笑……”蓝河被他的小动作搞得莫名其妙,“你刚刚怎么不说话?”

紧接着一点火光燃起,叶修自黑暗中现形,他熟练地朝里走了几步,点上了油灯:“刚刚下来火柴被笑笑弄地上去了,摸了半天。”

点完油灯他又几大步走回来,把地上的浣熊一把捞起,掀开地窖盖:“笑啊,你该去收信了。”

浣熊四肢乱舞着挣扎,却没抵过突然独断的主人,窖盖落下,把他跟蓝河隔开了,浣熊委屈地嚎了一声,挠了挠地窖盖,又嚎了一声,这才转身乖乖朝溪山城奔去。

蓝河:“??所以你刚刚为什么放它下来……”

“哦,忘了它该走了。”叶修平静地说。


蓝河跟着他朝里走去,惊讶地环视逼仄的空间,里面东西很少,只有一桌一椅,桌上有几杆笔一个笔记本,桌边还搁着把伞:“啊……这地方是干嘛的?书房?”

叶修唔了声:“算是吧,之前想多查查改造图景的事情,就会下来看书,有时候也研究研究武器。”

蓝河扬起眉毛,疑惑地又扫视一圈:“战矛?你拿上去了吗。”

“哦,不是,却邪走的时候没能带上,只好照着以前一个朋友的想法新做了个。”叶修抬抬下巴示意那把伞,“那个,你把它当本老农民的雨伞了吗……”

蓝河惊讶得顿了顿脚步:“什么?不是雨伞?”

叶修笑了:“你仔细看看?”

蓝河两步凑了过去,看清的瞬间他猛地睁大眼睛,不自觉就伸手去轻触那把伞:“……天啊。”

灯光昏黄,它又隐匿在桌角的阴影里,之前蓝河不过以为是把旧得泛了油光的破伞,此刻近了才看清,哪里是油光,那分明是低调而顺滑的,金属的光泽。

蓝河细细打量,指尖谨慎地划过伞缘的突刺:“好锋利,是白狼利齿?”

“对,眼光不错,不过现在只是锋利,以后要是有机会想换成赤蝎尾针,可以带毒。”叶修赞许地点点头,“你也接触过自改武器?”

“只是有点了解,主要是以前靠卖利齿赚过点零花,所以能看出来。”蓝河惊叹着抚摸伞身,转来转去地寻摸其间机巧,“不过这个伞要怎么用?”

叶修从他手里接过伞,朝后走了两步,转眼伞化为矛,他摆出一个先手式:“来,打一场?”

“啊?!”蓝河退了两步,无所适从地摸上光剑剑柄。

“逗你的。”叶修乐了,摆摆手,“地方太小也打不了,以后有机会吧,切磋切磋。”

蓝河眨眨眼睛,有些意外:“好啊,这真的很荣幸了。不过我以为……”

“之前也是逗你的,不是真的觉得你弱的意思。”叶修走了回来,手上一动,矛又瞬息间化为一柄剑,他把剑比在自己脖颈上示意道,“你一来就偷袭了我,这就不差了。能卸你武器也是仗着你肯定不愿意伤到我,才敢把剑往脖子上推的。后面我用那样的角度撂倒你,手腕肯定很疼了吧?一般人都会因为忍受不了疼而松手,这样我就可以脱身,但你最后也没有松手,很不错。你很能拼,在实战里会让爱玩花招的家伙吃苦头的。”

蓝河脸有点热,没想到之前一招一式都被传说中的人物仔细点评,他心底有些雀跃,不好意思地移开眼神,讷讷地掩饰欣喜:“看不出叶神还挺会安慰人。”

“都是实话,不过好像你高兴了点嘛,那就行了,不要妄自菲薄,你应该有A级吧?”

“是的。”蓝河收起羞赧,认真地点点头,“叶神经验确实很足了,我们才过了几招就能判断出来吗?”

“你的能力看得出来是称得上的。”

蓝河满足地笑了:“谢谢叶神!”

他真是个能让人一眼看穿的人,没什么城府,也没什么野心,只要被人真诚地肯定就会显而易见地高兴起来。

叶修看着他,不自觉嘴角也带了笑意。察觉不对之后他别开了眼睛,手上千机变换,那把伞又由剑又转为枪,他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给蓝河解释:“喏,你也看到了,伞只是它的一种形态,其实是可以随意变换成不同的武器的。”

蓝河又被吸引了注意力,他兴致勃勃地接过伞,叶修伸手过去给他演示如何变换形态,指尖无可避免地碰触,他能感觉到之前的链接还在他们之间,因着时不时的接触被一点点加固。

叶修克制地放开了手。

这势头不太对。


18 May 2017
 
评论(22)
 
热度(167)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