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欢迎来到长颈鹿编辑部(2)

#2017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19:00



【叶蓝】欢迎来到长颈鹿编辑部(2)

·世初PARO(在没有看过世初的第二棒这里好像已经歪掉了)

·联文3-1   联文3-2   联文3-3

 

上一次听见蓝河这么叫他,已经是十年前了。

 

 

那时候他头发根本不肯梳上去,软软的刘海成天垂在额前,抱着一叠打印稿与校外超市买回来的菜跟在他身后碎碎地念叨:“唉,明天咱们要答辩了啊,怎么这么快?你今晚确定能搞定吗……”

叶修高深莫测地说:“快了,我们写码在于灵感,你急啥。”

蓝河不懂编程,他一头雾水:“您敲代码都这么感性啊?”

“这就是个人特色了。”

 

其实他哪里写得出来,叶秋才是真学编程的那一个,他搞传媒的根本搭不上趟,能写出个计算器已经是极限。但没办法,天知道要来Z大参加这个联合比赛之前叶秋突然阑尾炎,报到时间又限制得死,不去就取消资格,叶秋不干了,在病床上捂着肚子喊:“那不行,咱学校的荣誉要没了……哥,哥你替我顶上……”

叶修:“你内心戏是不是太多了。”

说是这么说,当哥的还是给叶秋顶上了,说好就装逼如风一周,程序叶秋在病床上写,他负责跟队友交流,叶秋出院就马上滚过来换人,事后再包他一个月的饭当精神补偿。

毕竟他得帮叶秋糊弄这么多队友,不能崩了他学霸的人设。

 

不过他唬人的技术倒确实是一流的,起码蓝河就被他说得一愣一愣。两人走到了蓝河宿舍,叶修熟稔地从他裤兜里掏钥匙开门,进去之后蓝河插上小电饭锅烧水,准备给两人煮面,等水开时也打开电脑敲起键盘。

外面风大雨大,狭小的宿舍里暖白的灯亮着,两床被褥乱七八糟地堆在他们各自的床上,该被没收的小电饭锅在咕噜噜冒气,两人相背而坐,房间只有键盘敲敲打打的声音。

水开了,蓝河趿着拖鞋在他身后来来回回,叶修给叶秋交代完今天小队开会的任务,捧着本编程入门教材听着雨声与身后的脚步声出神。

雨水画出一方边界,偌大的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们俩。

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天一样。

 

 

蓝河就是Z大的学生,比他小两届,才刚要大二,参与比赛也就是做做策划与宣传,沟通各个环节,基本是主场学校给低年级活跃学生的一个体验机会。

他当初也负责接待外校来参赛的人,叶修因为叶秋那一通折腾到得很晚,蓝河都以为这人不会来了,正要撤展板,突然天降大雨,一个人狼狈地扑进迎新的小礼堂,见着他像抓着救星:“哎,下雨了,同学,你带伞了吗!”

“能捎我一段路吗——我去小礼堂,在哪啊?”

“啊?这就是小礼堂。”蓝河眨眨眼睛,看看面前刘海滴滴答答淌着水的人,又看看展板上的照片,“是……叶秋前辈吗?”

 

大雨滂沱,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两人最终一人淋湿一半才奔回了宿舍区,没想到安排给叶修的宿舍热水阀还坏了。

蓝河硬着头皮蹲那拧了一会阀门,以失败告终之后尴尬地起身,他挠了挠湿漉漉的脑袋,试图挽回垮塌的母校形象:“呃,前辈,太不好意思了,假期报修可能也来得比较慢,不介意的话……你去我寝室住几天?”

叶修倒不在意:“行啊。”

 

 

其实那个阀门早两天已经修好了,但在面与蛋的香气里,他选择闭口不提这件事。

面煮了半截蓝河接了个电话,估计是同组的黄少天,学长学长地应得他心脏微妙地痒,过一会蓝河挂了电话,拿乐扣盒子给他装了一满碗面过来,小心翼翼地端着,只能拿手肘戳他:“吃饭叶神,嗯?你也要看入门的书吗……”

“很奇怪吗?无论走到多远,基础都是最重要的。“叶修一本正经地瞎炖鸡汤,把电脑挪开,给他空出一块地方,想起他刚刚跟黄少天打的电话,“你怎么也跟着他们瞎叫啊。”

“跟你这么熟了,还要叫前辈?”

蓝河笑嘻嘻地把面搁下要走,叶修一把捉住他手腕:“行啊,那叫声学长听听?”

“啊?”蓝河手腕发热,他有点不自在,“不是,可能大家习惯不一样,我们一般直系才这么喊呢。”

“唉,同居这么些天都抵不过一个不熟的直系——对,我说的就是黄少天。”

蓝河气呼呼地甩开他:“谁跟你同居……!”

他跑了,自己去舀了面对着电脑吸溜,叶修吃完了去洗保鲜盒,路过他就瞥了一眼:“你在写什么?”

蓝河尴尬地扣住笔记本,顾左右而言他,话变得很多:“没什么,你别乱看啊!哦你要洗碗吗?放着我吃完了一起来洗吧,你去加油敲代码好吗我的大神啊……今晚真能交出来吗?为什么我看你这么闲?”

“能,你就放心吧。”叶修说,“所以你呢?做PPT有这么不好意思吗?”

蓝河趴在笔记本上嘟囔:“黄少刚说让我写文案等会一起给宣传,做好了明天就答辩了。我、我不行啊……写点啥怎么都这么尴尬呢。”

叶修来了兴趣:“给我看看?”

“不,丢人。”

蓝河红着脸推他走,叶修被他逗笑了,拿之前的话回敬他:”跟我这么熟了,还不好意思啊?”

蓝河捂着笔记本不说话。

“你不是写不出来吗,一会又要交,别看我这样,文学修养还是可以的,没准还能帮你写。”

蓝河刚刚半天憋出几句话还分分钟想删,简直一辈子都不想再写这种东西,听见这话内心可耻地松动了,他犹疑着起身:“那……你不准笑,不然没有面吃了,你就明天去准点守食堂吧你。”

“行,不笑。”叶修伸手帮他把笔记本打开了,念起他写的东西来,“唔,‘天空伴随飞鸟,大气……’”

蓝河吓得伸手捂他嘴:“叶神我可求你了!”

叶修顺从地被他这么捂着,温热的呼吸扑在他手心里,痒痒的。蓝河心跳一颤,飞快缩回手来,若无其事地埋怨:“唉你别念啊,我可以雷上天去……”

叶修笑了,挤了挤跟他坐在一个凳子上,从他面前伸长手敲敲打打键盘,几乎歪在蓝河身上,身体碰触间熨出令人昏昏欲睡的温度。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是用了共情写出来的东西,所以可能一开始会害羞吧。但其实你这个并没有问题啊,反而比不带情感机械性地写的还好些,用类比引出我们这个小程序始终伴随的这个主题,当然是可以的。”

他轻松地续了下去蓝河的文案,一边耐心地开拓他的想法:“不过要足够吸引人,重点其实在于洞察受众心底的愿望,让他们能够感到共鸣。就咱们这个而言,可以从独居的上班族没有了提醒他加减衣物按时睡觉的人之类的着手……”

……

蓝河看他眼神都不一样了:“叶神,看不出来啊……你这么全职业精通?”

叶修摆摆手,他是真的心虚了,这才是他本行,有点经验是应该的:“没你想得那么厉害。”

“你谦虚有点诚意好吗。”蓝河吐槽。

“都是大实话。”叶修无奈道。

 

他头一次想:明天叶秋来了,比赛完了,要怎么跟蓝河解释这件事?被骗了这么老半天,他会难过吗?

 

蓝河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自顾自地对着叶修跟他一起写好的文案开心地揣摩,一会又回过头来看着他,眼睛亮闪闪的:“哎叶神真的看不出来啊,我原本以为编程大佬可能会比较死理性派,没想到……”

他话又多起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黄少天给带拐的——哦,所以他还是不肯叫一声学长。

蓝河念念叨叨了一会,突然看见两人摞在一起的保温盒,他愣了愣,收敛起兴奋,捡回了一点客气的疏离:“啊,碗没洗,我先洗个,叶神你忙吧,耽搁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要起身,却被人扣住了手往回一带,客套的尾音消失在相接的唇间。

窗外雷声轰鸣。

 

他们陷入尴尬的沉默,各自做完明天的准备工作早早爬上床。蓝河辗转反侧了一夜,摸着嘴唇思考了一连串问题:为什么没推开叶秋,为什么有了反应,自己是否真的动心,继续的可能性有多大,异地的恋情能否持久……连出柜都想过了,稀里糊涂地睡了几个小时被闹钟叫醒之后,叶秋正开门进来,他看着刚爬起来的蓝河,愣了愣。

蓝河心脏狂跳起来,他张了张嘴,头次直呼了他的名字。

叶秋似是不太自在地移开了视线,把手上的早饭放下了——他没有像以往一样等蓝河起来两人一起煮蛋——然后平淡地、像跟任何一个同学打招呼似地说:“早啊。”

他的心坠了下去,所有的绮念都瞬间枯萎了,层层叠叠地压在心脏上,让人喘不过气。

 

一片兵荒马乱里答辩结束,颁奖之后叶秋又说家里有事,急匆匆地收拾东西走了,连聚餐都没有参加。聚餐唱歌喝酒一条龙闹够之后蓝河一个人回到空荡的宿舍,他站在门口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小队微信群还在疯狂推送,黄少天在好心地挨个艾特大家:都到寝室了吗,提前走了的人安全到家了吗?蓝河点开看了眼,回到聊天界面又看见君莫笑的头像正正排在群的下面,最后的一句话是叶秋前天跟他说:想吃番茄鸡蛋面。

“叶秋,你这个混蛋。”

蓝河带着醉意嘟囔,抬起拇指拉黑了他。

 

 

十年过去,他们似乎变成完全不一样的人。

蓝河怔怔地透过镜片凝视他的眼睛,他变了很多,瘦了一些,头发捋顺了,还人模人样地戴了副眼镜。谁乐意瞎跟新上司对视,又有谁会想到在行业里遇见多年前的孽缘对象?他之前都没有好好打量过,此时在极近的距离里才确认……是他没错。

是他曾认真考虑过是否要说出那句话的那个人。

叶修手指从他颤抖的嘴唇上抹过,然后低头吻了下来,写字楼外雷声炸响,跟那年在宿舍椅子上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蓝河无力地想:他又来了,这个混蛋,戏弄他一次还不够吗。

但他拒绝不了。


29 May 2017
 
评论(4)
 
热度(216)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