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星人到手啦!因为没打样所以拆包的时候仿佛产房外的爹,一直内心说服自己:我的崽可能很丑但我也要好好爱它……
拿出来之后发现效果还是满意的!!作死尝试新花样竟然感觉不错,铜版彩页也没有想象中丑,星空效果也没有什么偏差,总之是符合内心对它的脑补啦,接下来就请各位gn救救我不要糊墙吧—————
顺便就再唠叨一下广告,详细宣传(并不详细):点我

场贩首发是妖都only肠粉区0506摊,下周就亲手把它们拖过去坐摊啦,场贩价格20元哈,方便找零(不过我们也有提供zfb扫码支付!(虽然扫码还是20元!(你他妈

谢谢姑娘能够喜欢这篇文,还画了图!!!辛苦了!!感动地比心呜呜!!

贝壳44:

渣图...表现不出想要的感觉...
呜呜呜远暮重山太太的«观星人»太好看了!!
后面叶修对天琴大哥说的话简直哭瞎
"真不能讲价?""真不能。""那好吧。"
本子已经买了!!!表白远暮重山大大QWQ
悄悄 @远暮重山

《观星人》本宣&场贩信息&预售


明天下印啦!也懒得做长条本宣了反正就是个小本……随便做了个示意图就像↑这样啦!


《观星人》


原作:全职高手

CP:叶修×蓝河

开本:A5

页数:78P

内容:观星人全文+番外一则(已经全部网络公开,点我看TAG)

限制级:R18

价格:18元(场贩20元)

装帧:飘银镂空封面+彩色扉页


场贩:首发805妖都O,摊位肠粉区05-06摊“土象星座三缺一”(场贩价格20元,省得找零是吧!比心!)

通贩:☆☆☆预售地址点我☆☆☆


805妖都O会跟各位老师一起坐摊玩耍欢迎来找我玩!!!

以及不是很建议单独购买通贩……邮费都快抵上本子钱了,寄售的店里有...

[叶蓝]观星人 (番外)

·说好的番外终于……艰难发车,小破车,打火打了一个月,十分破,姑娘们随便吃吃不要在意……(流泪


番外


再踏进熟悉的G市航站楼,蓝河竟生出一丝恍惚来。这次走了不过一周左右,走前他只身一人,焦虑得呼吸不畅,未来蒙着一片迷雾——而现在叶修就在身边,一手拎着相机,一手虚虚地勾着他的手指。

“怎么了?”叶修见他愣着不走,摇了摇他的手指。

“啊……没什么。”蓝河笑了笑,张开手将虚勾着他手指的那只手牵住,“回家吧。”

我们要回家了。


他们行李不多,回家前干脆去把猫接了回来,顺便收获了毕言飞的大惊小怪与嘘寒问暖一份。两人跟毕言飞解释了半天,叶修和他又分享了一会这次拍回...

[叶蓝]观星人(12·END)

附录二 被试者后续生活状态记录与测评

记录者代号:天琴座ε星

测评者代号:天马座α星

记录部门:星际社科研究部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不好意思……”

蓝河行色匆匆地跑过医院的走廊,越过检查的人群与缓行的病人,最后停在名牌写有“叶修”的病房门口,气喘吁吁,心跳过速。

长途跋涉、辗转寻觅了这么多天,他终于收到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里面写着叶修在的医院。一路奔波而来,他现在狼狈而疲倦,不像是浪漫的重逢该有的模样,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眼眶有点酸,伸手推开了门。

推门的瞬间他还有一瞬间想要退缩,万一那条短信是其实是什么恶作剧,万一又是一场泡影,但门已经开了——

简...

[叶蓝]观星人(11)

·乱撒狗血瞎扯淡


附录一 试验前置条件补充资料

记录者代号:天琴座ε星

记录部门:星际社科研究部


见到叶修的时候,他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山野里朝向天空扶着相机,黑洞洞的镜头正对着我们悬停修整的飞艇。

见鬼了,为什么会有人类在这种地方拍天?

我呼叫驾驶员,想让他开动飞艇再找个地方修整,不要让这个人类发现了,不想飞艇正在充能,暂时无法前进。行吧……我查阅了一下这次研究行动获批的干涉份额,还有三次,够用,看来我们这次调研还得扫个尾。

相机曝光完了,那人蹲到相机面前去看他的成果,愣了片刻,而后果不其然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这啥……UFO?”他喃喃道。

他抬...

[叶蓝]观星人(10)

·放飞自我(。


10


但当泥石流真的对着蓝河他们的车子垮下来的时候,规则与制度都见了鬼。

有那么一瞬间我强迫自己忍耐过,默念公约默念惩罚,抱着侥幸心理祈祷这一波根本垮不成气候、祈祷他们能够在泥石流冲下来之前开过去……然而这忍耐却不出一秒,我飞快伸出了手按了暂停。

静止下来的画面里,奔腾而下的泥浆石块已经推挤上车身,我没勇气往后继续看下去——就算可能他们实际上没被冲下山崖,我瞎救了他一次,那也没关系。

这一瞬间我只想保证他好好的。


我倒退了一点进度,回到了滑坡之前,然后去隔壁瞥了一眼,同事没在,大概是去公共区域接水了。

我深吸一口气...

[叶蓝]观星人(9)

09


他飞过千多公里的山与河,又接上摇摇晃晃的大巴,向深山进发。

之前蓝河确认叶修这次的去处时候我也顺便瞄到了一些,叶修这次去的是S省北部山区,起初似乎是有人与他同行的,但后来有事先回内地了,接应继续同行的人还没到。

所以他现在应该是一人独行,我也没法通过搜索与他同行的人来找他。

他会在哪呢?蓝河一头雾水,我也一样。要是他没事的话,那就必然处于我星观测的盲区——所以S省北部的盲点区域是……

我试着检索,果不其然超出了权限。

“咳咳。”

我大爆手速关了检索框,回过头去同事正在身后一脸高深莫测地盯着我。

“哟大哥。”我毫不脸红地跟他打招呼,“工作焦虑来遛弯啊?”

他盯着我没说...

[叶蓝]观星人(8)

08


工作日不允许他躺在床上伤春悲秋,蓝河奢侈地愣了十分钟的神,又赶紧爬起来,一番潦草的洗漱之后冲出门去赶地铁。

但他明显不在状态,挤在早高峰的地铁车厢里眼神失焦,来来回回划开手机又锁屏。我看着他这副样子……竟然有点不好受。

我记录了一下他的梦境,随后登录QQ点开了他的聊天窗:“老蓝早上好啊!”

收到推送,蓝河迅速地划开QQ——靠,蓝河同志我看见你脸上大写的失望了,不是老叶真是不好意思啊。

失望之后他有些懵,挠着脑袋来来回回看我俩的聊天记录,估计是想不出我找他干啥,但并不是不开心的模样。

我舒心多了。

“早上好,有什么事吗?”他最后公事公办般回了我。

“啊,去上补习班的路上...

[叶蓝]观星人(7)

·大概忙完了这一阵了吧!这下真的要毕业啦……

·不太愉快的回忆杀_(:з」∠)_


07


视野颠簸几下,紧接着只听门哐一声响——蓝河倒在了自己床上,盯着天花板大口喘气。

他被吓跑了。


之后叶修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他视界里,两人更没有什么对话。时常是蓝河在前面脚步匆匆,身后叶修喊他名字,但他强装啥都没听见,头也不回地拐进超市。

叶修明显在试图堵他,但屡屡失败,顶多对得上一句冷淡的“叶神你再这样我要迟到了”。

蓝河不愿转头去看他,我在他的梦里也看不见叶修的脸,但我听见身后的人真切的叹息,我知道蓝河也听得见,但他抓着公文包跑得更快了。

我听见他...

1 | 2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