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0)

·肥来了,继续慢慢写,前面真的有一屁股BUG可能边写边修边改前文,土下座


五十


苏沐橙端坐在会议室里,她凝望着正收集各地联络的通讯官,面沉如水。

“利文城依旧被围困,内外僵持中,来报询问药雨是否失效。”

嘉世高层众人窃窃低语起来,陶轩在看不见的桌角阴影里攥紧了拳头:“暂时安抚一下,回复那边今天之内会给出统筹方案,联络其他主城看看。”

“茂山城没有降药雨,现在也处于僵持,来报申请降雨——等等!”通讯官忽地精神一振,“堪萨斯城来报!围困的兽群大多昏倒,原因不明,可能是药雨作用,先行小队决定先趁机进行一轮扑杀,已经出动了。”

一室哗然间,陶轩眼睛亮了:“药雨可行?堪...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49)

四十九


直至捧着崭新的光剑走在回去的路上,蓝河都还神色恍惚。

他的手哪里空得出来举伞?全靠叶修眼疾手快拎起伞追上去,不然他怕是早已被阻断共感的大雨淋成落汤鸡。

陈果一会也匆匆追出来,可远远一望两人都走了一大截了,而乔一帆又突然追出来喊住她说老魏有房子的问题要问她,她交代了两句便赶紧跑回去,茫茫雨幕里只剩下两人远去的背影。


叶修扛着那袋面粉走在蓝河身边举伞,看着他这幅模样抬眼瞅着伞缘阴沉的天空忍笑:“蓝啊。”

“哎……啊?”蓝河脚步飘忽,老半天才神思不属地应他,“怎么啦……”

“光剑喜欢吗?”

“嗯,喜欢!”蓝河傻笑道。

“衣服喜欢吗?”

“喜欢喜欢。”

“老叶喜欢吗...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48)

·啊,忘了说,本文的背景板式cp倾向是莫橙魏果喻黄,请雷的朋友规避哈,笔芯


四十八


也不知莫凡怎么联络了陈果,不多久她便拿着几把伞匆匆赶来,结果一抬眼看他们分散成两群人站着,估摸着明白了什么,好气又好笑,悄悄丢了两把伞在门口便径直朝着叶修他们走来。

“顾叔早啊。”她笑容满面地跟店主寒暄起来,“这雨大的,还好他们能在你这里避避雨,哎,老叶小许,走呗?不还要去看看老魏吗。”

蓝河心里嘀咕:“老魏是谁?”

“是我们的……咳,力量之源。”叶修在图景里笑道,“你一会见了就知道了。”

“是你朋友啊?”店主乐呵呵地跟她聊起来,“有缘,正跟他们聊天呢。”

“哎,对,外地来玩...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47)

四十七


两人老半天才安抚下来陈果,她伫在门口瞅着原本放笼子的地方,心里空落落的:“小安他们会不会喂啊……”

“你放心吧老板娘。”叶修说,“人家养实验动物都是配营养餐的。”

“实验动物。”陈果叹了口气,“你倒也说说,有见过它这样的魔兽吗?反正我没见过,跟个小狗似的。”

“是是是,没见过,但他们因为这个更想带回去看看了。”

“唉。不过,会不会……”

陈果迟疑了一下,愿望太过不切实际,她最终没说下去,只惆怅地捶了捶门框,回院子里打了盆水坐下洗菜。


沉玉早就蹲去了一旁练陈果买给她的小匕首,她把匕首捅在鞘里,轻悄悄地沿着假山与墙根一路潜行,直至蓝河身后了才突然起身,借着灌木的隐蔽朝...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46)

四十六


尽管城外翻天覆地,但陈果执拗地不敢让他俩出门,生怕被人手腕一铐便带走了——因此每天只能靠着她带回来的报纸与八卦了解守城的动向,新生活平和而无所事事到有点令人无措,蓝河差点有了两人要在堪萨斯城逗鸟玩熊喝茶养老的错觉。

但很快就有人找上了门来。


“老大,你终于回来了!”

后院的门被轰然推开,三个人影奔了进来,一人大呼小叫着冲向了院里剥蒜的他俩,吓得正睡觉的绝色扑棱着翅膀逃了,笑笑警惕地躲在蓝河身后审视来人,发现是熟人之后才慢慢踱出来去蹭他的腿。

“哎,回来啦。”叶修应道,挨个指点着介绍,“这三位是包子、罗辑、安文逸,这位是蓝河,都是自己人,你们随意叫吧。”

“哦!老大招...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45)

……女、女装预警。


四十五


三天后。

一行三人在山路上前行,慢慢接近了嘉世关口。

这几人衣着狼狈,像是刚经历过一场恶战般,腿上手上还挂着彩,披着长发的女子一瘸一拐地倚在正中的男子身上,男子牵着的女孩眼圈通红,一副惊惧过度了的模样。

关口的守卫自门房里审慎地打量着这三人,待他们走近了,他探出了头来:“请出示证件!”

男子抖抖索索地掏出了两张通行证:“您、您看。”

“许……许小远?”守卫眯着眼睛打量证件上的照片,却眼花了般,始终有些看不明晰,他抬头看看面前的男子,他脸上还有道疤……证上也有,应该是一个人。

“对、对。”男子喏喏道。

这不是个哨兵吗,怎么这么一副胆小怕事的模...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44)

四十四


最后外面没得坐了,老板娘居然还给他们在储藏室辟了个包间,四人在角落坐定,捧着粥拿着包子寒暄了几句,便谈起了正题。

苏沐橙和陈果是接到笑笑传过去的消息后赶来的,在发现沉玉一行人之前已经遇过几群魔兽,她们急于赶路便没去招惹,也没有多想,现今细细想来,那些兽群都行止急躁又反常地喧闹,应当也是被传染了躁狂的兽群。

“果然扩散开来了,这下麻烦。”叶修说,“沐橙联系一下嘉世吧。”

苏沐橙依言掏出移动终端拨通了嘉世中央塔,对面的通讯员听完她的报告,客气有礼表示孙翔刚刚回城,有的情况他也上报过了,嘉世已经向各地下发避险命令云云。

四人都松了口气,苏沐橙正打算挂,对面突然卡壳了...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43)

四十三


一时无话,两人在一片晨光里安静地相对躺着,沉默也奇异地不觉尴尬。

蓝河手指摩挲着面前人的鬓角出神,可一旦走起神来,尚未完全退去的梦中惊惧卷土重来,被挖出的回忆曝露在外,被日光晒得生疼,他难受地闭上了眼。

情事巩固了他们之间的临时链接,叶修敏锐地自其中感觉到他的情绪不对:“怎么了?”

蓝河长长吐出一口气:“没什么,就是……还是不太好受。”

他又沉默了许久,也许是陈年的伤疤重揭太疼,也许是崭新的恋情让人变得大胆,他终于谨小慎微地伸出依赖的枝条来:“多跟我说说话吧。”

“行啊,随便说,别客气。”

蓝河忍不住笑了,他想了想,问叶修:“说起来,兽潮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我也...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42)

四十二


海浪拍击着堤岸,是蓝河熟稔的温柔节律。

他不知自己在哪,蓝雨两面临海,有太多这样的地方了,可他抬起头来一望,不远处那再熟悉不过的小村正燃着大火。

蓝河怔了一瞬,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记忆如被连根拔起般,带着整颗心都剧痛起来。

身体并不在乎大脑的感受,自顾自撒开腿朝村里跑去,稚嫩的双腿爬上灼烧着热浪的梯级,踏过染着血的石板路,回忆里的一切重演着,离海边不远就是他的家,他跌跌撞撞地拐进小巷冲进家门,迎接他的是被开膛破肚的亲人,与一室的血腥。

他不成调地嘶吼出声,却惊扰了街道上游荡的魔兽,它们闻声而来,破门而入——


海鸥鸣叫着飞过哨兵之家,蓝河正抱着一袋白狼利齿奔出门槛。...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41)

年前这一波太忙了……终于把车顺利打火了,希望大家吃得开心吧!啥都不说了,本垒走起


点我刷卡

1 | 5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