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34)

·前面修了一点文,汪汪大哭,写长篇真的很容易bug啊——

·顺便给自嗨的团子放个广告位:叶蓝团子宣传预售点我


三十四


叶修并没来得及注意他的情绪,他自顾自沉思许久,才突然吐出一句:

“嘉世是知道那群狂化的魔兽的。”

蓝河打起精神来,此刻容不得他耽于私情,情况太复杂了,他必须得跟叶修一起好好交换情报才行。

他专心跟叶修分析起来:“你觉得是吗?但孙翔也只说了是追击魔兽而来,也有可能是路上遇到的?”

“但有趣的是他们小队配置齐全,八个人带了两个向导,而且里面还有两个我认识的常驻嘉世首府的哨兵,实在不像是临时在哪个城里召集出来的。”

确实没错,向...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33)

三十三


大清早的,小村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早餐店的老板娘看见他大声招揽:“小蓝这么早啊,吃了没?”

蓝河本想推脱,打算看了沉玉之后再带点吃的回去跟叶修一起吃,转念一想小姑娘怕是扛了一宿,消耗颇大,刚往前走了两步又退回来:“没呢,姐,给我带碗鱼片粥吧。”

“好嘞。”老板娘手上动作爽利,嘴上还连珠炮地追问,“大清早你这是去哪呢?卫生所?看沉玉丫头吗?”

“哎对,你们这么快都知道了?”蓝河笑道。

“大夫早上来我这吃早点呢,就提了两句,不过小姑娘恢复得快。”老板娘装好了一碗粥,扣了个盖递给蓝河,“来,记得晚点给我把碗拿回来啊,赶集买的呢!”

蓝河连声应了,要给钱老板娘也不收,两人推拒...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32)

三十二


驿站没怎么被战斗波及,两人一推开之前房间的门,掀开的被褥、喝剩的水杯都原封不动地等着他们归来。

奇妙的归属感涌上心头,蓝河腿一软,要不是赶紧扶了下门把,怕是就要一膝盖跪下去了,叶修连忙拽了他一把——蓝河此刻简直碰不得任何东西,本能地要拿手挥开,叶修却稳稳拽着他没放手,他也没收到预想中的信息轰炸。

蓝河这才想起身边是与他有着临时链接的向导,叹了口气:“不好意思……我本能反应。”

叶修什么都没说,只是扶着他去床上躺好,在链接另一端告诉他:“你自己缓一会?我先去洗澡。”

蓝河蜷在床上,极轻缓地点了点头。

这一天对于他而言是极端的负荷了,身边危机四伏,随时都要大开着屏障仔细感知...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31)

三十一


谁知道他俩还是没能歇成。

他们刚听见溪水声音,以为很快可以找个水源生火落脚歇息,蓝河就一脚踩上一团软乎玩意——他低头一看,差点没吐了。

他脚下是一滩被踩出了血的内脏,再旁边一点,则摊着魔兽被撕裂的肚腹。

暴雨冲刷去了表面的血迹,两人一开始竟都没有闻出不对劲来,此刻他们对视了一眼,艰难地望向前方的地面……那在枯枝与灌木里隐约映着月光的,分明是七零八落的魔兽尸体。


另一边蓝雨一行人硬是在林子里消磨了半个多小时才回去找孙翔交差,喻文州抱着小卢,与黄少天一唱一和地演了一出“我们已经跑很快了可是根本连人影都没见着啊真的有这俩人吗”的剧本。

孙翔眉头紧锁:“怎么可能,当然有...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30)

三十


雨后的树林湿漉漉的,他们五个找了两个树墩勉强坐了,蓝河约莫是一天下来承受信息流太久,整个人都迷迷糊糊,叶修挨着他的手悄然梳理着他的精神网,一面跟蓝雨的三人开口解释:“情况很奇怪——”

他一边说着之前的奇怪魔兽,一边看着卢瀚文眼睛在他跟蓝河之间滴溜溜打转,心里觉得好笑,讲完了他故意咳了声,少年赶紧正襟危坐收了眼神,浮夸感叹道:“怎么这样!”

黄少天倒没注意这么多,他沉思了片刻,点点头表示了解,又与喻文州交换了个眼神,两人站起身来,拽了还不想动的小卢一把:“明白了,你们怎么想?”

“线索太少了,我想不出来,怎么会一开始只是一群,结果后来这么多魔兽都狂了?带传染的吗?”叶修不解,他...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29)

二十九


另一边,无声的交锋正在镇子的角落上演。

两方已经交手了几个来回,孙翔很清楚自己占不了上风——毕竟二打一,其中一个又是能和S级哨兵匹敌的可怕向导,几招下来估摸出叫蓝河的哨兵也起码A级,绝不是什么善茬。

而且这两个人相当有默契,隐约还能嗅出哨兵身上有叶修的向导素气息。

孙翔狐疑地看了蓝河一眼:莫不是已经结合了?可上赶着跟通缉榜上的人结合,这人到底打了什么主意……还是说被迫的?

这样想倒讲得通些,无辜哨兵被叶修胁迫着结合——虽说他也想不出哨兵要怎么被向导胁迫上床,可能第一向导就是比较厉害——所以不得不配合他行动,否则一旦向导出事,苦的是他的哨兵。

蓝河哪里知道对面人脑里都给他...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28)

和食尸鬼拼字输了,现场需要大喊:我是猪!!!!


二十八


村子另一头的孙翔毫无所觉,他只是惊讶于王泽突然的开窍,明明之前都是挺没主意一个人,真看不出来,关键时刻竟能领悟到自己的意思。

他前所未有地想:是不是太小瞧了这些人了?

应该是王泽分流走了一部分魔兽的原因,肩上担子骤然一轻,他脚步松快起来,带着魔兽朝回转去,心里琢磨起能不能把自己其他几个队友也派上用场看看,可仔细想想他又肩膀一垮:唉,剩下那群家伙,那不得他手把手教啊!

这哪有时间。

他领着魔兽跑过小巷,刚要拐弯进民房里打个伏击,密集的枪声突然自身后响起,他瞬间睁大了眼——

转弯间余光扫过,他看见那个B级的、之前还抖...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27)

·忙完一段,我肥来啦!

·想起来,本来想用中国四大宽容,来都来了,人都死了,大过年的,都不容易

不过文里既不是大过年的又只死了怪,实在不能完整使用四大宽容梗,很难过!


二十七


民房里的一向一哨惴惴不安,扒在窗口与斜对面房子里的队友茫然地交换眼神。他们与孙翔行动这些天来几乎没有和他打过配合——基本上是听令照做的份——原因一是实力的确有差,他们遇见的事基本孙翔一人便可以解决;二就是……这位嘉世新秀,脾气是真不太好。

也许是实力超群之下,凡人就成了渣渣,一举一动凡是有一点不合他预想,合作就基本崩盘,可大家都是普通人,哪来这么缜密的行动能力呢。

年轻的哨...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26)

日哦!!忘记打广告!!!!!!!!!

《观星人》预售进行中,☆点我☆拯救糊墙作者


二十六


一切好似风平浪静了下来,沉玉小姑娘办事利索,高高兴兴把他俩从地窖捞出来又飞快安排好了驿站,把他俩塞进客房才肯松一口气,扒在门口笑眯眯地跟两人告晚安。

叶修赶她回去:“好了好了,都多晚了,快回去吧,晚睡明天挂黑眼圈啦。”

沉玉吐吐舌头溜了,房间没了叽叽喳喳的少女就显而易见地冷清下来,蓝河一瞬间有些不自在,他想溜:“那我先去洗个澡……”

叶修没意见,他飞快缩进了厕所里打理自己,半天才酝酿好了跟他说些什么打发这样同住的夜晚,出来却见本该躺平了的人拿着绷带和药在等他。

“你洗好了?来上个药。...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25)

·恭喜我蓝进入B萌八强!!!他这么好!!!!投票的大家也都特别棒!!!!接下来就看老叶表演了,哎嘿


二十五


谁能想到地下两个哨向反倒成了全村最闲的存在呢!

一直发愁也无济于事,蓝河最终长长地叹出口气,起身来想找点事干,刚起身却惊飞角落里一个活物。

蓝河吓一跳,一声谁都怒喝了出去,却听身边叶修噗嗤一声,他定睛看去:分明是大婶塞他那只老母鸡,人家腿还给绑着呢。

他脸红透了,围追堵截地把那鸡给抱在了怀里,这才羞耻地回头怒喝:“哎靠,你笑什么啊!”

叶修坐在墙根乐了半天,朝他摆摆手:“太好玩了你。”

“这是哨兵的警惕!”蓝河努力挽回自己的形象,“万一是什么埋伏的...

1 | 4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