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河中心]凡间星(END)

“老蓝,许个愿吧!”

蓝河盯着烛光怔愣了一秒:“啊……我想多抢——”

“傻不傻,说出来就不灵了!”笔言飞搡他一把,“快点闭眼!啊祝你生日快——乐——”

蓝河半懵着闭了眼,朋友们不着调的生日歌声轻飘飘地托起了他,而一片热闹里他头脑空白,竟然想不出要许什么愿望。

二十多年来他可说是一路平顺,而现在家人健康,工作顺利,友人贴心……还能许什么呢?他很满意。

他想:去年被君莫笑搅得鸡犬不宁,今年让我多抢点BOSS吧!还有家里人还是要平平安安,还有能不能有个对象?……愿望是不是太多了……

随便吧,无论哪个实现都是更加开心的事情。

他睁了眼,鼓起腮帮子一口气吹掉了蜡烛,跟大家一起笑闹着争执蛋糕上面巧克力与水果的归属,举起餐刀去切蛋糕。

刀子陷入蛋糕里的一瞬间他突然想起了,十来年前的哪一个生日,他是有过强烈的愿望的。


——我想通过蓝雨训练营的选拔。


这样一想小时候的愿望反倒更真情实感、脚踏实地一些:我想要一张荣耀账号卡、我想要这周多玩几个小时电脑、我想要这次考好一点好让爸妈同意我去训练营……

都是小事,是想要让自己开心一点或虚荣一点的愿望,直到揣摩许久才许下的“我想成为职业选手”。

十五六岁的蓝河头次认真打量自己的人生,他成绩也就还过得去,但荣耀打得挺好,能带着班里一众男孩兴风作浪,同学放学总是热情地招呼他求带飞。

而游戏里他是蓝溪阁的后起之秀,是连社会人都能打过的厉害剑客,网上认识的朋友们也都称赞他手速快意识好,这样的自己,是不是能够试一试,像叶秋、韩文清、张佳乐那些人一样站上比赛场,让蓝桥春雪的剑光也能家喻户晓?

他越想越激动,手心出了汗。

少年人还没有见过多少波澜,眼中的世界四通八达,也沾沾自喜于自己异于身边人的天赋,好像只要下定决心、努一努力,哪条路都可以闯出一番天地。


上学毕竟是正经事,训练营只在寒暑假开放,蓝河硬是A了游戏两个月考了个班级前十,这才说动了爸妈放他去训练营。

少年拖着行李箱站在蓝雨门口的报名处前面,心跳过速,他深呼一口气,大步上前:

“您好,呃,我叫许博远,我、我想进蓝雨训练营,当一个职业选手!”

彼时未来的蓝雨双核已经在训练营呆了一年,今后犯罪组合中的一人也在同期踏入蓝雨,还有很多很多怀揣着稚嫩的梦的人,都在这个夏天与他一同走进这个大门。


课程与训练铺天盖地而来,训练营的辛苦程度并不逊于上学,跟预想中的集中网吧相去甚远,只有晚上大家都回到了宿舍,叽叽喳喳讨论起营里的八卦才能有片刻轻松。

“哎呀累死了,今天马老师还拖堂呢,打游戏都拖堂,以前想都不敢想。”舍友做着手操叽里呱啦地八卦,“不过我今天那个训练室碰到楼上预选队员下来跟新人PK了!妈呀,黄少那个手速!太厉害了吧!”

蓝河眼睛亮了亮:“你运气那么好!他们说没说什么时候再下来啊?”

“下周吧。”舍友随口道,“他们练习那么忙。”

蓝河攥了攥手,他的指尖几周下来起了薄薄的茧,磨蹭在掌心里微微发痒,像他此刻的心一样。

黄少天……夜雨声烦。

那是训练营里最耀眼的剑客,反射神经优秀,也足够聪明,性格明明张扬跳脱,但训练时又能迅速沉进练习里去,像把收放自如的利刃,是蓝雨上下都看好的主力苗子。

天才又努力则更加可怕,蓝河看过他的比赛录像,夜雨声烦的剑光横扫全场,剑影步轻松化出五个完美的残影。而他自己呢?之前为了装逼好好练过剑影步,这才能勉强四个残影,还有破绽,稍微职业一点的人一定能轻易看穿他。

蓝河心脏都发起烫,手指不自主放上键盘,想要追逐那个人。

天资比不上,但好歹要跟他一样努力才行。

训练营的队友们虽然水平还是参差不齐,但终归比班上同学高了一个数量级,来了几周蓝河躁动的心也渐渐冷却,天不怕地不怕的自信被挫了个尖——因为自己在这群人之间,并没有显得那么优秀。

他只有努力地练习,指尖发疼也不愿停下,毕竟要成为预选队员起码要显露出自己的光。

要像黄少天一样灼目。


舍友随口一句话成了他的精神支柱,那之后的一周他没日没夜地加练,半夜宿舍查房都靠室友关着厕所门蒙混,他一遍一遍地练习操作、看比赛做笔记,只等着下周预选队员真的会下来关爱新人——当然最后什么都没等到。

失望的蓝河暴捶了舍友,回到宿舍他凝视自己的手指,以前觉得自己手速明明还过得去,可仔细与职业比赛里的那些人一比,现在却总觉得怎么也动不到理想的速度,至于战术……还是不要提了,他这么浅的心思,装得下多少深谋远虑啊。

他们也听说了些预选队员间的花式八卦,营员们窃窃私语着说黄少天总喊那个手速慢又闷的喻文州叫吊车尾,有那么些取笑与不服的意思,但他是佩服那个人的,能够用缜密的心思补上手速的不足,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十分可怕。

起码他明白自己就做不到。


渐渐新进的营员们分化出层级,高强度的练习下闹着玩的已经走了,优秀的与平庸的一目了然,蓝河咬着牙挂在两极的交界,在一次不痛不痒的淘汰之后留在了训练营,也终于送走了这个暑假。

而这一年的生日,他便许下了那个最认真的愿望。


后来蓝河最终没能如愿,寒假最后的选拔是对预选队员的选拔,比起暑假严苛太多,名额少之又少。而选拔的最后一个环节是与预选队员对战,通过表现打分,十分制,胜出拿满分——这下他倒是遂了半年前的愿,幸运地对上了黄少天。

他当时总分已经十分危险,对战环节不能拿到八分以上就只能与预选资格告别,但明明已经用尽全力,挣扎过每一招每一式,却还是败得一塌涂地。尤其在同职业的比拼之中,操作与意识高下立现。

差距太大了。

屏幕上跳出了荣耀二字,训练软件迅速亮起,打出刺眼的五分,他愣了片刻,冬日的寒风竟一瞬间呼啸而来,穿过温暖的空气与拥挤的人群,自下到上将他冻了个冰凉。

对面的黄少天潇洒地一推键盘,站起身来就想走,那时的他意气飞扬,有一些少年人特有的狂妄,满心只觉得打赢了一场本就该赢的竞技场,终于完成了队长给的任务可以去吃吃喝喝,但他一转头,看见了蓝河冰封般的表情。

“你……”黄少天怔怔地看着他,咽了咽口水,他还不会安慰人,有些迟疑,“呃,加油,以后还有机会。”

蓝河隔着两个屏幕抬头望着他,望着他作为目标眺望过的少年,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他没有信心对黄少天说好了。

十七岁的少年头次认清自己的平凡,这比输更让人痛苦。


那之后他给自己断了网,不玩荣耀了很一段时间,做起清心寡欲的好学生,每天就在家与学校两点一线之间奔波,故意将荣耀放置到离生活最远的地方,不再看不再想。

直到高考结束,荣耀迎来第四赛季,蓝雨双核出道,两人的海报与易拉宝填满了G市大大小小的网吧,剑与诅咒的议论纷纷扬扬,蓝河想避都避不开,暑假打个零工的路途上都能与黄少天的脸不期而遇。

他凝视着夜雨声烦与黄少天,脚步不自觉地一转,走向了网吧。

插卡,登录,手指放上键盘操纵着蓝桥春雪跑起来,跳起侧身再放出一个银光落刃,紧接着受身操作稳稳落地。

操作行云流水毫无阻滞,所有的键位与顺序都随着那个夏天的一次次练习蚀刻在本能里,蓝河恍然间眼睛有点酸胀。

为什么丢下了它这么久呢?明明当初是认真喜欢到想要作为职业的游戏啊。

蓝河自觉丢人地抹着眼睛,一抬头却见屏幕上公会频道哗哗刷屏:蓝桥大大回来了!!!天哪!!!

随即跟着一连串老蓝蓝桥你特么可算回来了你这个负心汉一言不发就消失了云云云云的控诉。

他在朦胧的视线里划着手指一条条刷公屏,不由得噗嗤笑出声来,眼泪跟着笑声一起落了地。

——怎么啊,还被惦记的吗,我还是……挺不错的嘛。

他笑着揉了揉眼角,伸手打出一句话:

我回来啦!


再次走进蓝雨大门已经是四年后,他拎着大了几圈的行李箱,有点拘谨地问接待处的大哥:“您好,我是网游部一直在编外实习的——”

他想了想,既然是网游部入职,可能报ID比报真名还更有效率点,干脆心一横:“蓝桥春雪。今天想来正式入职报到,请问网游部怎么走?”

接待老师抬眼瞅瞅他,眉毛一皱:“啊?”

蓝河慌了,他赶紧摸手机去翻春易老跟他的聊天记录:“呃我不是骗子啊!您看这个……是梁易春会长发给我的入职邮件,我的真名叫许博远,账号卡才是蓝桥春雪。”

“网游部二楼左转。不是,那什么……”大哥又瞅了他一眼,用力揉了揉太阳穴,“你是那个许博远啊,小时候来过的嘛!”

蓝河睁大了眼,愣在原地。

“你们这些训练营的小崽子,我们教游戏的老师就不算老师了是吧。”大哥冷哼一声,后半截却又没绷住,笑了出来,“不记得了?老拖你们堂的老马啊。我都记得你呢,成天查寝查不到,你们以为那些小动作老师不懂,其实我们心里偷着急,都快要上报魏队了,结果有天半夜上办公室找东西反倒看见你在训练室里坐着,还练呢!”

“啊,我……”蓝河心脏陡然一颤,他突然回到了那个夏天,在没有空调的闷热夜里,在细微的虫鸣与微弱的月光中,他被屏幕光怪陆离的光笼着,手握着鼠标点着键盘,专注地练着记着,是为了梦在用尽全力。

“又回来啦?”大哥温和地问,“当时没过最后就走了,好像有点可惜呢。”

蓝河眼角有点润,他重重地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又笑了笑。

“谢谢老师,也没什么可惜的,这不是还是回来了吗。”他说,“我还在打荣耀呢。”


直到现在。


蓝河在一群人的起哄中分了蛋糕,大家又捧着蛋糕在KTV里鬼吼鬼叫了半天才肯撤,可他们靠游戏吃饭的人不爱喝酒,散了场总还差那么点劲,笔言飞干脆大手一挥:“咱们回办公室下本啊!下完预备晚上的野图啦!”

明明是变相加班,结果宅男们一呼百应,浩浩荡荡涌回蓝雨俱乐部各自插卡登录,蓝河一上线便被拉进团里,笔言飞一把将团长又塞给了他:“来来,寿星带队,蓝团大大带我们飞,您说打哪个本,咱们作陪。”

“我可去你妹的吧!”蓝河笑着骂他,“也不知道谁最想打本,家都不回非要加班!”

“这怎么能说是加班呢,这是找回最初的美好。”旁边曙光旋冰一本正经道,“来吧蓝团长。”

蓝河数了数人,今晚一起疯的也就网游部核心点的老员工,大概十来个,差点就可以打个二十人本,他往公会频道喊了一嘴:“叛军先锋营12=8还有没有人要来啊,休闲打本找回最初的美好啦!”

一瞬间私聊与入队申请挤爆了他,蓝河一抬眼才看见自己手滑发去了世界频道,他赶紧补了句:“手滑错频,限蓝溪阁的朋友们!其他的拒了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哟,不是过生日去了吗?”

突然一条私聊跳入眼帘,蓝河仔细一看哭笑不得,这不是他们出门吃饭唱K之前遇到正在暴打霸气雄图的君莫笑嘛……他记性这种时候倒是最好。

“过完了,他们说要打本。”蓝河无奈道,又灵机一动想起晚上的野图,赶紧招揽,“大神来玩吗,给你一个福利名额呗,随便玩玩就行,材料全归你,记录归我们。”

“不来了,晚点还有事呢,生日快乐啊。”

一听就知道要预备抢野图了,蓝河妄图拖住叶秋无果,他叹口气:“谢谢谢谢,以后少抢点BOSS我最快乐了……”

“哦,那这样不好啊,你太容易不快乐了。”

蓝河气得吐血:“您还是走吧!”

他赶紧轰走了大神,一行人大张旗鼓奔向列屏群山,他们笑着闹着进了本,蓝河打开麦,清了清嗓子:“哎大家好,我蓝桥啊,今天我来指挥叛军营,玩得开心就好,记录掉落不重要,但大家还是认真听指挥哈不要脚一滑团灭了——”

耳机里爆发出一团笑声,以前脚一滑走进机关圈惨致团灭的笔言飞尴尬地拍起桌子:“老蓝你特么说什么呢!”

“哎大家都懂都懂。”蓝河忍着笑说,“MT开小怪吧。”

他嘴角扬着笑意,屏幕的光映在他的脸上,手握着鼠标点着键盘,一瞬间像是与十年前的少年重叠了一般。

只是这不再是一个人寂寞的夜里,他也不再是那个被磨去了一层锐气的男孩。

此刻的他有朋友相伴,有爱着的工作,而曾经苦涩到想要逃避的那些日子,是现在的他的一部分。

“大家听我指挥——近战MT起跳远程停手!”

他自信满满地说。




END

老蓝生日快乐,晚了几分钟,强行掐点发了(。

一直非常喜欢蓝河待过训练营的这个设定,虽然只是虫爹嘴上说的也许转头又忘了,但既然说过,我不管我认了!!

也一直都很想写个蓝河中心,但近本命情怯,一直找不到切入点,怕写不好,最后还是决定写训练营的事情,都是个人妄想,但确实是试着在脑补蓝河这样的人,他会怎样在训练营呆,被淘汰之后又是怎样的心情,又是怎样回到公会继续工作,我觉得这是一个不太容易迈过去的坎,但他迈过去了,然后变成了现在精神奕奕的蓝团长,真好

写的还是有点仓促,其实内心还想写很多……保姆事件(?)什么的,还有后面带小卢什么的,一回想他也曾经待过训练营并没能入选,面对着十四岁就出道的小卢依然是一种“这是我们蓝雨的希望”的态度,就觉得老蓝的真诚人设真是诚不我欺

也确实就是喜欢这样的他啦!

喜欢你的第五年,生日快乐

评论(41)
热度(242)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