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38)

三十八


蓝河在林间匆匆穿行,心乱如麻。

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睡过去了,最后的记忆是叶修说给他梳理下图景,再醒来竟然已是这样的光景。

叶修为什么会放下他走了?为什么天边有蓝雨的信号云?是叶修被蓝雨的人发现了吗,还是蓝雨的人发现了什么连叶修都需要赶去的东西?而且他心神巨震才惊醒过来,那……是叶修遇到了什么?

蓝河的心陡然一坠:等等,沉玉刚走!

情绪如此七上八下,伴着毒素后遗症的一点头疼,他跑得磕磕绊绊,既放心不下叶修也放心不下沉玉,还有一丝隐秘的不安。

毕竟他们从来没有什么要一起走下去的承诺。

他在心底连声呼唤叶修的名字,但临时链接并不如真正结合的链接好用,距离一远就时断时续,他也不知道传递过去没有,没人回答。

青年焦虑得心脏发紧,加快了步伐朝烟云的方向赶去。


同一时刻,通讯所的铃声正震天响,临时接过沉玉工作的猎户对着通讯机一头雾水,他焦急地奔出门去找隔壁邻居:“你们谁会用这玩意?小玉走太急了,就教我一次哪能记得住啊!”

四邻的人都拥了过来,他们拿着话筒鼓捣半天,最后还是平时来通讯所找沉玉磕瓜子聊天最多的裁缝丫头挽袖子上了,她小心翼翼照着记忆里沉玉输过的号码一个个按下溪山一村的代号,终于滴地一声,电话接通了——

“一级避险警告请注意,一级避险警告请注意。”

“由于魔兽异化,无差别入侵人类属地,且异化范围迅速扩散,蓝雨全境进入橙色警戒状态,溪山城及下属村镇进入红色警戒状态,请各地通讯所通知所有民众,停止一切外出活动,并启用地下工程与瞭望塔,所有人员采取相应等级避险措施。”

“再次播报,一级避险警告请注意……”

平板的广播女声回荡在小小的通讯所里,村民们却一片死寂,冷汗悄悄爬上了他们的背脊。

“小玉她……”

“快去找小叶他们!”


小叶他们正被魔兽围着呢。


临时链接确实容易掉链子,被蓝河挂念一路的叶修什么都没听见,但情绪传得比话语有效,他心时不时一揪——手上就松了劲。

“你怎么了?”与他背靠背御敌的苏沐橙敏锐地察觉他动作的不到位,抬手朝着刚才没打倒的那只补了一炮。

“没事。”叶修摇摇头,他想是不是蓝河发现他不见了……要快点解决才行。

他拍拍苏沐橙示意换个位置,刚一抬手就怔住了,在对上远处那人视线的一瞬间,他的心脏被寒风刮擦般狠狠紧缩了一下。

是蓝河。


他本来想对他解释一下的, 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担心什么,但蓝河不过愣怔了几秒钟就迅速奔过来加入了战局。

由于武器沉重,枪炮师的动作相对而言不够灵活,就算有着哨兵敏锐的五感,在紧急反应上也稍逊一筹,这么多年来他们已经习惯于叶修替苏沐橙清理攻击死角的配合模式,此刻他也不敢放着苏沐橙背后的空门走开去帮蓝河,只能看着他敏捷地穿行在苏沐橙的炮火之间,剑光闪烁,给予头昏眼花的魔兽致命一击。

苏沐橙手上动作没停,看剑客帮她补刀倒是看得兴味盎然,她小声咂咂舌头问他:“这是谁呀?”

叶修噎了一下,不知如何跟她解释蓝河。

这份渊源牵扯得有一点遥远,也有一点微妙,稍作解释他保准苏沐橙会一眼看透……小姑娘什么时候长成这么机灵的了?有点尴尬。

“自己人。”他最后定义道。

苏沐橙听罢高兴又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叶修揉揉太阳穴,直觉得头疼——啊,当年的小姑娘怎么就……

女人是老虎。

正这一瞬蓝河转了过来,像是在找他,可看见他之后又迅速扭开了头。

叶修皱了皱眉头,有些担心他是否还被魔兽的毒素侵扰,可身周的兽群时刻伺机而动,他随手化枪为矛扫开了两只朝苏沐橙扑来的魔兽,再回头一看,蓝河依然游走得得心应手,是并不需要谁帮忙的模样。

他心底有些空落,挪开了视线。


三人合力之下清剿变得轻松许多,不过多久身边的魔兽便倒得七七八八,叶修松口气,嘱咐苏沐橙小心,想去看看蓝河情况,抬头一望,那一抹剑光却消失了,入眼的只有夜色里的茫茫密林。

“他走了一会了哎。”苏沐橙说,“嗯?还以为你们说好的呢。”

“……”

叶修明显焦躁了几分,下手从起先的稳妥从容变得杀气腾腾,苏沐橙暗自吐吐舌头,神色也冷峻起来,扬起炮筒合上了他出击的节奏。

剩下的魔兽不多片刻便被他们解决干净,两人匆匆朝村子的方向赶去。


而村中正一片混乱。

村民被红色警报吓昏了头,又担心出发的沉玉与李婶几人遇上不测,奔去找叶修与蓝河求助竟发现两人都不见踪影,正要呼叫增援之时又天降一个哨兵姑娘带着几人归来……

心情几度起伏,众人悬着的心此刻终于放下了,一边安抚着被兽群吓坏的几人,一边了解完情况又开始担心莫名其妙不见的蓝河,沉玉算是缓过来了,她拿刚从生理书上学来的知识现学现卖地安抚大家:“没事的,叶大哥和小蓝哥有精神链接嘛,他肯定能找到小蓝哥的!”

村民纷纷点头赞同,只有陈果神情一震,她赶紧拖着笑笑去角落里说悄悄话:“笑笑,你实话告诉我,叶修谈对象了?!”

浣熊困惑不解地歪了歪头。

正此刻窗外一阵哄闹,陈果抬头看去——屋里的村民闻声涌了出去,连带着她脚边的笑笑也一起倒戈奔去,她的视线越过人群,只见中间围着的是一个她没有见过的青年。

他有一点苦恼地笑着解释:“我没事的啊大家,不好意思,看到天边有信号就过去看看情况,现在已经解决的差不多,就先回来看看沉玉怎么样了。”

“小叶他呢?没事吧?”

“没事,他和……另一个朋友断后呢。”

他眼神黯了黯,再抬起眼来正正对上陈果的眼睛,愣了片刻:“咦?”

村民们放下心来,渐渐散去开始收拾东西,张罗着要住进地下避难去,陈果终于有机会走近青年,她大踏步走过去与他握手,隐约感觉到他身周真有一点熟悉的气味,心下惊讶:“你好,我是陈果,是叶修的朋友,请问怎么称呼?”

蓝河礼貌性地与她一握,眼神在她腰间的嘉世通行证上扫过,心中提起几分警惕来:“你好,我叫蓝河。”

陈果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眼神,她大大咧咧地一拍腰上的牌子:“别担心,理论上归嘉世管而已,我个人现在是挺想转户口的。你要是觉得信不过……笑笑?”

浣熊亲昵地窜上她的肩膀去蹭她的脸颊。

蓝河放下心来:“抱歉,毕竟情况比较特殊……”

“理解理解,他那种情况,小心一点是好事。”

两人寒暄了一阵,蓝河便说自己受了点伤也有点累了,想去清洗收拾一下,先跟她告别了,陈果怔怔地看着青年的背影,心里直犯嘀咕——老天爷啊,叶修这家伙,什么时候的事?


评论(14)
热度(116)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