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取代反应(13)

·以为可以……早点写完的……结果卡卡卡,失败了………………

·本宣印调请走戳我

·感谢一直看的姑娘们=333=!!


十三


蓝河在一片晨光里悠悠转醒,听见窗外有久违的啁啾鸟鸣。可他们不是住的高层吗?哪来这么多鸟儿,苏黎世环境有这么好么。

他迷茫地伸手四处摸手机看看几点了,在床头按了半天才发觉——这微糙的木纹、鹅黄的床单被套……这不是他们住的酒店吧。

他这才想起来——这不是苏黎世,这是荣耀啊。

果然昨天的一切都不是梦,他确确实实被换到了这个世界,而这里,是君莫笑的家。

蓝河叹了口气,他慢慢爬起床,瞅了眼旁边,君莫笑还在吊床里睡得直打呼。他不由得笑起来,起身穿好衣服,然后四顾一圈,开始翻箱倒柜找吃的。

荣耀世界的生活舒适度不行啊!蓝河在内心哀嚎,昨天在路上他都只能蹭着君莫笑啃干粮,满心盼着到了城市能开荤,结果风风火火进了城就赶紧歇下,早上想做点吃的却又原料匮乏。他翻了半天才找到些面包熏肉,又从柜子里骨碌碌滚下来几个土豆洋葱,蓝河掂着土豆无奈苦笑,心想行吧,倒是能勉强做个汤。

他刚站起身准备去厨房,余光就瞥见君莫笑连着翻了好几个身,而后转向他慢慢睁开了眼。

“你醒啦?”蓝河还抱着面包土豆和洋葱就连忙凑过去。

“唔……”君莫笑迷迷糊糊地应答,他之前的梦里也有人在模糊的光影里来回行走,时而微笑时而羞恼着,与他一同生活在最平常的光阴里。

面包和洋葱的香味此刻奇妙地安定与温柔起来,一点点与梦融合一处去,他不由得呼唤那个人的名字:“……蓝桥?”

“……”

“靠!不!”君莫笑怔愣两秒彻底醒了,他火烧火燎般从吊床上蹿起来然后啪地摔在地上,狼狈无比地瞅着蓝河,却半句话都解释不出。

蓝河挑挑眉毛:“哇哦。”

“你不要多想!!”

“嗯?我想什么?”

君莫笑哑口无言,他赌气地跳起来,重重踏着木地板冲进厕所。

“白天操心你们太多了而已!”他空留下一句大喊——反正蓝河不知道他梦到了什么!


等君莫笑终于肯从厕所钻出来,蓝河已经把早饭折腾好了,两人随便果腹就奔向传送点——王不留行的住处还在另一个城市。

又是一番奔波,还没踏进王不留行的屋子君莫笑就喊起来:“喂大眼!”

什么,也是大眼。

戴着宽檐帽的魔道学者开门把他们迎进去,蓝河已经来不及关注占星者奇妙的房间,他全程专注追踪着王不留行被掩蔽在帽檐阴影下的双眼——结果对方仿佛听见他心中的想法般,配合地抬起头来朝他微笑了一下。

啊,天哪,真的是大小眼。

“大眼,这个是蓝河,蓝桥的操作者。”君莫笑急不可耐地开始介绍情,“他跟蓝桥春雪互换了!你快施个法把他们换回来——啊卧槽!”

君莫笑突然痛呼,原来是一只猫扑上去狠狠挠了他一把。

黑猫肆无忌惮,挠完就跑,它跳到王不留行背后优雅轻缓地顺着试管架走了几步,然后坐定在倒扣的烧杯上,喵呜了声。

蓝河定睛一看,哎哟又是大小眼。

“我去……”君莫笑嘶嘶地控诉,“大眼你这个猫真是……”

“它就见你才这样。”王不留行说。

“所以这是什么意思,代你回答‘做不到’吗。”

猫闻言呜呜地弓起身子,好似要扑上来再挠一把,君莫笑害怕地退了一步:“好好好,我错了,别抓我……我说错了的意思吗。”

“是不够尊敬占星者的意思吧!”蓝河简直看不下去,从背后一推把君莫笑献祭给猫,然后上前一步朝王不留行介绍起情况,任他身后猫与人一同上蹿下跳。

“总之就是这样,我们打算一会去找个镜子什么的,然后这样再次同步……应该就可以交换了吧?”蓝河越说越觉条件太简单,就越发丧失信心,“嗯……您觉得呢?应该没错吧?”

王不留行沉吟片刻:“这应该的确是其中一个条件,镜子一向都是一个很好的通道。”

“其中一个?”蓝河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对,一定还差点什么。”王不留行闭眼冥思,蓝河敬畏地静待他的结果,许久他若有所思地抬头,“这次试了试,看见了一点若有似无的精神丝线连接在两个世界之间……类似愿望吧,还没有完成的。”

“愿望?”蓝河困惑无比,“什么愿望……”

“关于姻缘的。”

 蓝河一个惊悚的冷战,随即想起了什么脸烧起一片红;身后和猫搏斗的君莫笑打了个跌摔碎俩试管,猫气得哗地又挠了他一把。

“哎哟——”


两人各怀心事告别了王不留行,他们缓慢地行走在森林里,意图寻找一片湖面好实行与叶修的约定。

视之所及一片绿意,平和满溢生机的色彩催得蓝河晃起了神:啊,关于姻缘的愿望……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蓝河不敢确定,可他突然发现——怎么又是不敢确定,为此他到底已经有多少不敢确定的事情了?这样自我保护的本能让他又错过了多少东西?每一次都小心翼翼地揣摩:他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不可能吧!然后每一次都不了了之。

他想起叶修说的很多话,那些他本来觉得好像是试探的、暧昧的、讨好的话语,每一次又都被自己否定成了什么都不是的闲谈。

这一次还要这样吗?王不留行所说的“姻缘”,又要装作不关自己的事吗?

蓝河有点焦躁,那股逃避的心思又冲上来了,他转身找君莫笑搭话:“喂我们……”

“啊!果然有个湖!”君莫笑突然指着前方喊道。

虽然这声喊来得怪不自然仿佛也在逃避什么,但蓝河依然循着他的指向望去——果然,树丛掩映间,是一片如镜的湖面。


11 Feb 2015
 
评论(25)
 
热度(188)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