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观星人(9)

09


他飞过千多公里的山与河,又接上摇摇晃晃的大巴,向深山进发。

之前蓝河确认叶修这次的去处时候我也顺便瞄到了一些,叶修这次去的是S省北部山区,起初似乎是有人与他同行的,但后来有事先回内地了,接应继续同行的人还没到。

所以他现在应该是一人独行,我也没法通过搜索与他同行的人来找他。

他会在哪呢?蓝河一头雾水,我也一样。要是他没事的话,那就必然处于我星观测的盲区——所以S省北部的盲点区域是……

我试着检索,果不其然超出了权限。

“咳咳。”

我大爆手速关了检索框,回过头去同事正在身后一脸高深莫测地盯着我。

“哟大哥。”我毫不脸红地跟他打招呼,“工作焦虑来遛弯啊?”

他盯着我没说话,片刻之后才直截了当道:“你刚才搜什么呢?”

“我想搜搜盲区范围来着,我对象——我观察对象他出远门了,怕他走进盲区观测出问题。”

他肯定看见我搜啥了,但这个瞎掰的理由应该可以让他接受。

“你可别这样。听说进盲区的可能性不到千分之一,你放心观测吧,有问题再上报就好。”他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又给我一块密匙,“喏,天马大哥的权限放回来了,还挺快。”

竟然还真挺快,可该看的我也看得差不多了啊。

“嗯?”他也发觉了,“你这反应怎么一点都不激动啊。”

“咳……其实吧,他前两天做了个梦,来了个丧心病狂的大回忆杀。”我苦笑道,还是伸手接过了密匙,“该看的还真差不多了。不过谢啦,我也核验一下梦的是不是全是回忆。”

他震惊了:“这都能行??”

“这不行吗?可能我比较开挂吧。”我低调诚恳地说。

他还一下没回过神来,半天才低声骂了句什么。我乐了,拍拍他:“观测不顺利是吧?把挂分你一点。”

他朝我翻了个白眼,走了。

乐得轰走他,我暂停了蓝河那边的观察,把天马大哥的密匙插进了控制面板。


秉着敬业精神,我又看了一遍他们俩谈恋爱的过程,其实跟蓝河的梦出入不大,只是多很多他没梦到的细节,还有一些他大学时代跟叶修还并不熟稔的时候,叶修就时常远远看着他的猫腻部分。

我心里莫名地泛起酸来,说实在话并不是很想看下去,但又必须继续。

……我是在羡慕他们吗?

再往后就跟蓝河梦见的一样了,直到他们分离前的那次吵架——

叶修与旧友的那次决裂之后名声低迷了很一段时间,后来才以实力渐渐攒起声誉来。但他有一分自己的硬气,就算有些人气了,除了稿费收入之外他从不肯找人接推广拉赞助,相比其他同好,他的资金一直都不太宽裕。虽说蓝河也会支援他,可两人加起来终究也不过就那么些钱,出门拍星只能紧巴巴地过艰苦日子。

吵起来的导火索也算是这件事。叶修前段时间去高原拍星,钱不太够,住得保暖不足感冒了,高原肺水肿来势汹汹。幸亏抢救及时没出大事,但把远方的蓝河吓得不轻。

叶修自己倒不当回事,回家静养了一个月就说自己好全了,又有人约了他要往S省大西北跑,不光要跑,还又是高原。

向来好脾气的蓝河也动怒了,鲜少吵架的两人都开始了冷战。

最后是与蓝河梦里一样的那个场景——叶修必须要走了,他放下拉杆箱向蓝河伸出双手:“不抱一个吗?”

但蓝河别着脸不肯回应。


这就是他们闹得最厉害的争吵,无关一般会引起争端的那些东西——金钱、利益或是名声,而只是因为太怕失去对方。

按我星一贯冷血的世界观看来,这真的非常奇妙,但我竟然能有一丝感同身受。

刨除自我感受,我把上面的内容记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前面的记录,我突然迷惑了。

最一开始的时候我会在意他们这么多吗?


蓝河的旅程还在继续,大巴坐了一个段落之后又转成小黑车,长安车在夏日突如其来的暴雨里坚强地颠簸前行,车里蓝河不安地抓紧了扶手。

“兄弟,这路况可真……你见得多吗?”他向黑车司机搭话。

“没得问题小伙子!”话音刚落前面又一个水坑,司机咬着牙一脚刹车,蓝河正倾着身子问他,被这么冷不丁一刹,砰地撞上了前座靠背。

他闭嘴不再问司机了,眉头更皱了几分。

我都替他紧张起来。

雨季山路本就难走,再加上严重养护不足的路面,蓝河被筛糠般抖了一路。黑车师傅还不是个安分主,就算能见度已经烂成狗依旧对自己的技术充满自信,抓紧一切机会提速超车——我靠对面来车这么近啊大哥!!

蓝河……我倒吸一口冷气,手本能地放在了什么键上。

司机一脚狠刹,幸好对面反应也及时,两车在距相撞不过数十厘米处堪堪刹住,随即而来的是对面车主的大骂和后面车子的愤怒鸣笛。

蓝河估计刚才吓到屏息,一口气憋坏了,此刻扶着车窗大口喘气,我这才发现我跟他喘得格外同步。

而我的手差一点要按下的按键是……干涉模式。

我竟然差点就违规了。

干涉人类的正常生活对于我们而言,明明是严重的违纪行为。


我暂停了蓝河那边,一个人坐在转椅上发怔。

退一万步讲,我大可不必如此紧张。就算蓝河真的出了事故,就算我真的要滥用职权开启干涉,我也完全可以在事后倒带,回到出事故之前把蓝河他们的车子拎回右车道。

可我发现自己做不到冷静地看下去。

但要真的干涉他们的生活到这种程度——就算是他,我也绝不应该这样做,太有悖职业操守了。谁也不知道这样一个举动会在人类世界里掀起怎样的风暴。

我闭眼默念了三遍星际公约条款,才再度打开了蓝河的观测界面。


评论(14)
热度(86)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