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10)

·那个,进度条是不是跑的有点快啊!!!!!!!(忧心忡忡

·不过其实一早就想写这里(虽然跟想的怎么就不太一样了呢我也不明白



两人如此交握着手,大眼瞪小眼地沉默了片刻,彼此都消化完巨大的信息量之后,叶修终于叹了口气。

“看不出来啊,蓝河。”

蓝河气呼呼地反击:“不如你,不如你。”

叶修笑了一声,话音里有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怒气:“是挺不如我的,骗人都搭上自己了,你心挺大啊,就这么信我一定会救你?”

蓝河敏锐地察觉到了,他身体本能地缩了缩,但手上却更用力地抓住了叶修,举起两人握住的手来在他眼前晃了晃:“我信啊,你也没让我失望,是吧?”

叶修无言以对,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行,不说这个,你知道你刚才干嘛了吗?”

蓝河被急转弯的话题打得一愣,都忘记自己是来找叶修理论的:“……啊?”

“疏导过程不可断的常识,忘了?”

蓝河一噎,惊慌地睁大双眼:“什么,我感觉清醒了就以为已经完事了?!”

“……”

两人相视沉默,叶修无奈地瞅着他:“你麻烦了,这位哨兵,我精神触角都断里面了。”

蓝河脸都白了,这次真是他急着抓包一时疏忽。他当然知道向导疏导不可断,向导的精神触角不是什么结实玩意,一旦疏导被打断就很有可能应激反应下断在对方的精神世界里,结合了的哨向倒还好,毫无关系的那种就极易引发排异反应——最典型的就是结合热。

“你有对象了吗?”叶修突然问。

蓝河心里明白他在说正事,如果自己是已结合的哨兵这事恐怕更麻烦,但一想起结合热就忍不住脸红:“呃……没有。”

“那还好点……真的没带向导素?”

“真没带。”蓝河尴尬地咬咬嘴唇,“我想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叶修都忍不住笑了,他摇摇头,把笑笑叫了出来,浣熊自虚空中一点点现形,化作实体之后首先扑上了蓝河大腿。

“这才是真的莫笑兄弟。”叶修一边解释,一边拎着后颈把浣熊拖了回来,吩咐它,“笑,赶紧去最近的镇子搞点向导素回来,越快越好,今下午行不行?”

浣熊疯狂摇头。

“那傍晚,快去。”

蓝河懵了:“浣熊!!”

“怎么了,不可爱吗。”

“哦、哦……可爱。”

蓝河敷衍地应了叶修,满脑子都是黄少天当初问他见没见过浣熊,他惊恐地想:完了,以后我还能解释吗。


他这边胡思乱想,没发现叶修凑近了伸手朝他探来,待到他缓过神,一只微凉的手已经贴上他的额头。

“怎么愣了?如果不清醒或者有发热反应了早点说,哥可以给你留点空间。”叶修又探了探自己的,抬眼望着他征询道,“好像已经在烧了,我要不先走了,嗯?扛得过去吗?”

蓝河在这样近的距离里怔怔地与他对视。叶修不装农民了整个人气质就脱胎换骨,一言一行都不自觉地凌厉又从容,他不由得想:他认识的那个君莫笑,又有多少是真正的叶修呢?

视线相接之中时间仿佛凝滞,蓝河凝视他漆黑的眼睛,心猛地一动,传说中的叶秋、与他闲聊过的君莫笑、被胡乱编出来的枪炮姑娘此刻奇妙地合而一体,成为面前的这个人,他正鲜活生动地挨着自己,呼吸着、与他对视着,触手可及。

蓝河口有些干,他突然意识到是结合热烧起来了,吓得赶紧伸手推叶修:“你你你、你先走吧!我扛得住!”

叶修也回过神来,挪开视线,尴尬地咳了一声:“那行,笑笑傍晚应该就带药回来,我到时候来看看状况。”


他看似冷静地细心给蓝河别上了门锁,只给笑笑留了个门下的浣熊洞,直到走得远远的,感觉不到分毫蓝河的气息了,才总算呼出一口长气。

招架不住啊。



笑笑在林间一路狂奔,它知道蓝河病了,要赶紧给他拿药才能救他,等到了大道上就可以……

树林眼看着到了尽头,浣熊自草丛中如棕色利剑般窜出,顺着路边马车的车轮两下就爬上了车顶。

它常年给叶修送信,已经把这一片交通状况摸得透透的,叶修家去镇子只有马车,但马车也比它跑得快,所以蹭车是最快能救蓝河的办法。

笑笑舒服地趴在马车顶上歇气,却没发现正要上车的人里有两个它好几年前的老熟人,其中黄发的那人眯了眯眼,鼻子一动,而后便迅疾地翻上了车顶。

下一瞬间笑笑就被提起了尾巴,它装模作样地惨叫起来,可看到来人又飞快闭嘴了。

“笑笑,好久不见啊。”黄少天咧开了嘴。



直到明月高悬,叶修才扛着一包兔子往家走,他跟笑笑约了傍晚拿药回来,应该这时候回去蓝河已经吃下药了——可他心里总有点莫名的焦躁。

远远看到家里黑灯瞎火,叶修这才真觉不对,他丢了兔子飞快奔过去开了锁,开门便看见一团人影缩在床角,屋里有淡淡的腥膻气息,他想去点灯,却被蓝河喊住了。

“别点灯……”蓝河抖着声音说,“笑笑、笑笑没有……回来……”

叶修心底咯噔一响,笑笑怎么了?迷路了还是镇子没有药得去更远的地方?但精神向导真的出事,主人一定有所感知,所以应该笑笑没有大碍……还是蓝河这边比较麻烦。

“行,不点。”叶修耐心答着蓝河,慢慢地走近他。

月光从开敞的门落进屋里,他总算隐约看得见蓝河的轮廓,青年瑟缩在一团被子里,在角落里轻轻发着抖,只有那双白日里清亮直白的眼睛此刻映着月色,浮着薄薄一层水光。

他的心脏陡然一跳。

“叶神你别过来……”蓝河赶紧把被子再捂严了点,他像要哭出来了,“能不能拜托你今晚不回来?求你了,我能扛得过去……”

他想了想还小声补了一句:“那个,明天我肯定收拾干净……”

叶修又要被他的重点弄笑了,他没理会,关了门径直朝着蓝河走过去:“别扛了小蓝。”

蓝河吓得舌头直打结,张牙舞爪地威胁他:“我、我我我不扛还能怎么办啊!叶神拜托你出去好吗!孤哨寡向的你再这样我会把持不住你知道吗!”

叶修乐了:“把持不住啊?那我帮你一把得了。”

蓝河倒吸一口冷气:“不行不行,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这样对你太不……”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掀了被子,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可能领会错了什么。


16 Apr 2017
 
评论(35)
 
热度(164)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