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观星人(5)

·进度,猴慢,猴慢

·给所有爱心拇指评论的姑娘们笔芯!!!

·如果有专业拍星的姑娘请不吝指教><



05


蓝河真的把资料传给了我,我打开随便看了看,果然是君莫笑——就是叶修了,整理出来的入门手册。

大略浏览下来也看得出,叶修对于拍星的确颇有心得,手册从初期的装备选择到中后期的进阶拍摄技巧一应俱全,不过整理到拍星推荐地点就没了下文,也许叶修这次出远门也有为了完善这手册的原因?

除此之外也看不出别的什么线索了。我关了手册去跟蓝河道谢,对面的人居然有些惊讶,咳,他是不是对我的印象已经完蛋了,以为我是个道谢都懒得的伸手党啊。

不过对于他这种好人……呃、不,不是发卡,我这种“大大咧咧的ky小白”形象反而可以套出更多情报。

那我深化一下这个形象得了。

“大神你真是个好人!”

我知道他肯定又要说——

“那个啥我真的不是大神……”果然,他脸红了,还蛮可爱的。

“哦,那小蓝你可真是个好人!”

“?!”他要掀键盘了,“不是——”

“啊?是说你比我大吗,那老蓝你真是个好人?”

蓝河语塞,他翻了个白眼,不肯回我了。

哎,哎,别这样啊好人:“老蓝你别不理我啊!”

蓝河无奈得要命,我见他苦恼地搓了半天手,等半天才故作冷淡地回一句:“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问,你跟大神应该特别熟吧?”

“呃,还不错……”他尴尬了一下,含混地回答。

现在蓝河还在担心叶修,应该不会想跟我瞎闲聊,我更不能单刀直入地问他们的关系,思考了一下,我决定换个角色定位曲线救国。

“那你知道他怎么变得这么厉害的吗?我好崇拜他!”我又看了一遍叶修的资料,开始飞快地打字,设定起自己的角色,“需不需要成绩很好?”

蓝河果然心软了:“你还是学生?”

“对啊。”我搜了一下他们国家学生的生活资料之后回答他,“马上高三狗。”

蓝河挠挠头,想了一会才缓慢地打起字:“呃……同学,要不你……考上大学了再考虑学拍星?”

“不行不行,我就想问大神学了什么呢,要是我找了个不对的专业是不是回不了头了啊!”

从资料里其实我早知道叶修的专业跟拍星没有一毛钱关系,所以他到底怎么走上这条路?蓝河肯定有他的故事可讲。

也许讲着讲着还会露一点他们关系的端倪来——这就是我狡猾的期待了。

蓝河果然开始打字了。


他大概是在照顾我这个“学生”的心思,着重讲了叶修学生时代的事情。叶修拍星是从进了大学社团才开始的,这还挺出乎我意料。不过蓝河也说他小时候就喜欢看看星星,进大学没多久,只不过是懒洋洋路过的小叶同学在拍星社团的纳新棚前鬼使神差地停了,然后看着展出来的摄影作品再也走不动道。

缘分这种事情着实无解,自此以后他就扎进了拍星里。

一开始他的路线其实跟所有热血上头的年轻人别无二致——省吃俭用买相机买装备,泡进图书馆与论坛翻查资料,跟着队友天南海北地跑,裹成球在寒风瑟瑟里等待星星升起。他也确实有天赋。磕磕绊绊地走过菜鸟期后他拍出的照片开始闪光,等送走两届前辈,他已经能在社团里独当一面,也开始有几个杂志愿意找他约稿。

对于学生来说他做的相当不错了,但要变成社会人又是另一回事。身边的人渐渐退出、毕业、走向工作,各有了各的方向,只是没有一个人继续拍下去。

等到他毕业,他成了第一个决定继续走下去的人。

从几近籍籍无名走起总是不容易的,还好大学时代他积累了一些合作渠道,毕业后就打着零工攒路费,再不远千里赶去荒无人烟的高原,安营扎寨地守上好几天才能拍到满意的片子,再回来修图,发布去论坛上……

如此漫长地往复了一两年才渐渐有了成果,他在论坛名声渐起,也开始给知名自然杂志供稿,终于摆脱了打工换装备路费钱的窘境,走上拍星的正轨。而这之后又过了几年的积累,他才成为现在这样厉害的人。


时间不早了,蓝河讲到这里也许觉得对于学生而言已经足够,他停了一会,才说:“所以做不做拍星跟成绩和专业真的没什么关系,你看大神他就是这样。但这个事还是很艰苦的,同学你也不要冲动,好好想想……”

“我没有冲动。”我谜一样入了戏,仿佛自己真的执着于星星一样飞快地打起字,“我也看了论坛里一些帖子,知道这个蛮辛苦的,但是辛苦也没什么,毕竟喜欢嘛。”

蓝河对着屏幕愣了愣,然后笑了,他想了想,温和地说:“那加油啊。”

然后他放下了打字的手,垂着头出了一会神,又抬手来准备关机。

等等,别走啊老蓝!你讲的故事里都没有你啊!

“谢谢你啊老蓝!”我赶紧在他按下关机前追着来了一句,“你知道的好详细,可是你跟大神到底怎么认识的啊??我也想认识这种大神!”

蓝河果然不会忽视右下角又闪起来的头像,他从关机键上硬生生挪开了鼠标,点开QQ来看了一眼,然后露出了困扰的神情。

“呃……我跟他大学时候见过几面,后来碰巧租房租给了他,成了室友。”蓝河慢慢地打着字,努力编织出一段听来世俗而普通的关系,“他的事情以前在学校也听说过一些,听他自己也讲过一些。这么处久了……我们关系也就还不错了。”

“多认识认识人也许就会捡到大神哦。”他竟然还跟我开玩笑。

确实,他不可能对着一个陌生人讲这么多,我太心急了。我叹了口气记录了一下,然后收了小白气场,放他去休息。

他也该休息了。我看着站起来还打了个趔趄的蓝河心想。

对于一个以为叶修只是没有信号的小白来说,这样缠着蓝河讲话还算合情理,但于知道一切的我而言,这样挖他与叶修的事情其实不啻于伤口撒盐,是真不地道。我有点不忍心再这样问下去了。

“哥们你帮我投诉天马大哥了吗?”我去隔壁问同事。

“投了,等吧,可能要下周才放权限了。”他无奈道,“怎么了,你不是要自己去套话吗?”

我没声了,说我在同情我的观察对象这种事情怎么想怎么奇怪。


03 Apr 2016
 
评论(7)
 
热度(96)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